Maria Grazia Chiuri 接受 Sarah Mower 訪問時,便描述了她的思考過程是如何通過重新審視Dior與Christian Dior 先生周圍的女性好友而啟發,當中對 Dior 先生產生巨大影響的便是英勇姐姐 Catherine。作為最鮮為人知的家庭成員的 Catherine,是法國抵抗運動成員,其生活細節都被Justine Picardie 一一收錄在新書《Miss Dior》中。 「她是一個勇敢的、不拘一格的女人。其他包括幫助他建房子的靈魂人物:Mitzah Bricard、Dior 新聞官兼兒時好友 Suzanne Luling、Dior 設計工作室總監 Madame Raymonde Zehnacker。

同時 Maria Grazia Chiuri 更在 Dior 歷史檔案中觀察到各種剪影,提供了對1957年 Dior 先生去世後的歷史故事有不同的看法,這些過往故事傾向於把Christian Dior 先生描繪成一個孤獨的天才,讓女性穿上緊身胸衣、逃避現實的裙子,這在他1947年的 “New Look” 中體現了對時尚的革新。事實是,Christian Dior 是一個由男人和女人共同組成的社區。

「讓我警惕的第一件事是閱讀Christian Dior的自傳《Dior And I》,」Maria Grazia Chiuri 說。他的聲音似乎暗示了一個更細微的敘事,而不是建立在遺囑中的單一的神話故事。「他可以做嚴厲的、灰色的剪裁,也可以做充滿鮮花的 Dior 小姐高級訂製禮服,因為矛盾是時尚之美的一部分。」

每一位Christian Dior的創意總監都要承擔的任務,顯然易見 Maria Grazia Chiuri已經建立了她的聲譽,以及為Z世代的人提供女權主義 T-shirt 信息機會。這一次,在雌雄同體的運動型作品中,2022早秋系列的主題來自 Simone de Beauvoir 的名句:「女性氣質是一個陷阱。」最後,成為1947年3月為《Vogue》雜誌寫的一篇文章的標題,光想到若是我們的曾祖母看到這句話,一定會驚訝十分。


>> 立即訂閱電子書及紙本實體書c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