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靈魂不能被偷襲,但設計可以 | Valentino 創意總監 Pierpaolo Piccioli

by Liam Freeman

22 Apr 2019

「假如你從事時裝業,而幸運地有一定的發言權,別要再説廢話了。」Valentino 的創意總監 Pierpaolo Piccioli 認為時裝業最近經歷了大規模的改變,每季流行潮流不再是精英主義下閉門會議的結果,相反,大家更重視自我表達和自我代表。 「你所穿著的服飾不僅是潮流所趨,再中更包括你透過衣服而傳遞的價值。」

 

 

對 Piccioli 而言,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包容性而非排他性」。

他對時裝業更富「包容性」的希望締造了今次為 Fashion Trust Arabia (FTA) 擔任評判的機會。這個由英國版《Vogue》特約編輯 Tania Fares 創立,贊助名譽主席 HRH Sheikha Moza bint Nasser 和聯席主席 HE Sheikha Al-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 運作的活動旨於提高中東和北非新興設計師的標準和形象,為他們提供導師和根據得獎者的商業計劃度身定制高達20萬美元的獎金。

今年比賽共有六位得獎者,當中以來自黎巴嫩的女裝設計師 Salim Azzam 和貝魯特的 Roni Helou 得到 Piccioli 的注意。

Azzam 請來在他長大的 Chouf Mountains 居住的女性以細緻的刺繡在白色棉質襯衫和其他單品上重新演譯他的手稿。「他利用刺繡講述自己的故事。」Piccioli 解釋。「你不需要説史詩式的故事,只要是有關自己,我認為小故事已經足夠。」Helou 在設計同時透過製作衣服來達到環保的概念。他的系列運用來自市場的原材料,縫製出 oversized 的外套和拼色牛仔褲。「我十分欣賞他跟我說:『我不想做衣服,我希望時裝會有價值。』。」 Piccioli 說。

身為 FTA 擔任評判之一,Piccioli 認為當一位導師是他的角色。「他們需要好的建議。」他希望可以協助年青設計師更了解自己。「他們不必要跟隨我的建議,但每人也值得聽取其他人意見的機會。我想看到設計師們面對世界時可以保持自己身份價值。」

今次大獎給年青設計師的曝光率可能是苦樂參半。Piccioli 說參加比賽存在着危險,一是「過份努力營造酷和現代感」;二是「太保守,令作品看起來過氣」。Piccioli 本身是一位忠於自己的設計師。白天他在做最美的衣服;晚上他回到海灘小鎮 Nettuno 的妻子和家人身邊。「如果你不了解自身的過去,你怎麼面對你的將來?」他引用西班牙哲學家 George Santayana ,繼續回答:「那些忘記過去的人注定要重複它。」

「時裝必要忠於自己。你要表達你的價值觀,談論你的美學。」Piccioli 說。「如果你未能被自己作品而感動,那你只是為取悅別人而設計。那不是真實的,而你也不會讓人感動。」於今天所有產品都被平面化,數碼化,Piccioli 則分享:「我們其實都在尋找感情丶夢想,一些人性化的情感。你會希望可以感受到針線後的人性化一面,感受到設計師的靈魂。」

 原文來自於《VOGUE》英國版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