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從細節改變世界,時裝界革命者:Miuccia Prada

時裝界稱得上思想家的設計師,如果Miuccia Prada不是唯一,肯定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全因她懂得從細節中改變世界,從不隨便呼喊口號。

by Christopher Lai

28 Feb 2019

改變世界是不少理想主義者的終極目標,但是從古以來成功者少之又少。在時裝界,服飾潮流每六個月,甚至更短的周期,起碼在表面上,就可以改頭換面,但是真正的變革亦非三朝兩日就會發生的事情。一直被目為時裝界最重要思想家的Miuccia Prada,從不隨便許下豪情壯語,以時尚,混以當代藝術、建築、文化等面向,踏實地改變世界。

  • 奢華

傳統以來,奢侈時尚行李手袋的用料必然是屬於皮革,這是一個從來沒有人質疑的事實, 也就是知識份子口中的所謂「意識形態」。在米蘭大學修讀政治科學並成為馬克思主義者的Miuccia Prada,就在1980年代初顛覆了只有皮革才算是奢華的金科玉律——推出Prada 第一個黑色尼龍背囊,並成為品牌第一個大熱款式。

當年她討厭周圍的所有中產女士優雅的皮革行李手袋,認為必須打破這種保守傳統的奢侈品理念。然後她終於在製造軍用降落傘的工廠內發現了改變世界的耐用物料:pocono黑尼龍。後來,她在1998秋冬成衣系列中,將黑尼龍當成羊絨或絲綢般運用。2018年,她再次將秋冬的男女裝系列向pocono尼龍致敬,邀請建築和設計界大師跨界演繹,並加入科研調溫功能,使之再度大熱。今天,沒人會認為尼龍不能登大雅之堂;Miuccia Prada著實改寫了奢華的定義。

 

‧審美

近年所謂”Ugly beauty”以醜為美的美學在時裝界獲得全面成功,叫好叫座,但追源溯本起來,Miuccia Prada即便不是最早的始作俑者,肯定也是最重要推手。生於資產階級家庭的她,生性叛逆,討厭其中一切未經反思的既定現實,包括與時尚關係最密切的審美觀。於是從1988年開始時裝系列開始,就從不以取悅他人和社會為其目標,不要人們普遍覺得美麗的東西,不要成為被物化的對象。因此,我們沒有在其服飾作品中見到斜裁晚裝或端莊套裝,模特兒永遠不會把自己打扮成性感尤物。

相反,充滿視覺震撼、醜中帶美的另類時尚風格,通過30年來一季又一季的破壞性創新,不斷改變大眾的審美觀。對Mrs Prada而言,醜陋是人性本質;醜陋在藝術、電影中得到充份表現,但時裝界不習慣於醜陋,Miuccia Prada勇於在醜陋中提煉出時尚的精華。1996年春夏,Prada在天橋上投下炸彈︰各種毫不明亮照人的綠色、啡色、湖水藍色配以懷舊老氣的格子圖案、絕不討人歡喜,卻連性感尤物Madonna都愛上。2011年的香蕉印花將壞品味推向植致,卻受歡迎得以後成為品牌DNA,再三混合其他圖案推出,在在說明Mrs Prada在品味上擴大了我們的心胸和視野。

2011春夏的香蕉印花是Prada的醜時尚經典,已經成為品牌DNA元素之一。

2011春夏的香蕉印花是Prada的醜時尚經典,已經成為品牌DNA元素之一。

1996春夏系列的懷舊印花,配上古怪色彩也是一絕的醜陋美。

1996春夏系列的懷舊印花,配上古怪色彩也是一絕的醜陋美。

‧性別

生為第二性的時裝設計師,絕不可能對時尚中的性別角色沒有一番的深思,在這方面Miuccia Prada不但為女性,也為男性的時尚形象作出了無限改變。在2014年的「Pradasphere」展覽中,六大主題之一正是兩性元素Femasculinity,展示出Mrs Prada如何在男裝中提取靈感放入女裝之中,而又不失女性本來的特質。而她的創作手法,也絕不陳腔濫調,總不會把男裝直接搬字過紙到女裝身上,例如2008秋冬的喱士系列極盡嫵媚,但打底的藍領工人階層恤衫則十分男性。

同一季的男裝則更為有趣,在男裝禮服上加上猶如女性內衣褲的背心和腰封、甚至迷你裙,用最discreet的方式表現了androgyny。正如Miuccia Prada對待女性主義的態度一般,她在時裝設計的性別意識也是從不教條化的。女性可以性感,男性也可以性感(試想她再三推出的超短褲);而性感不等於要賣弄或為了取悅他人(2019春夏的娃娃裙和開胸泳衣)。她的設計總是帶一份性別自主的態度,帶來了更多解放,而非以時裝規定男性和女性的既定角色。

2008秋冬的喱士套在男士恤衫上,煥發出一種Prada式的中性美。

2008秋冬的喱士套在男士恤衫上,煥發出一種Prada式的中性美。

2008秋冬的男裝方面,則將猶如女裝內衣褲以西裝tailoring手法套於男士身上,把傳統剛陽服飾符號改寫。

2008秋冬的男裝方面,則將猶如女裝內衣褲以西裝tailoring手法套於男士身上,把傳統剛陽服飾符號改寫。

‧文化

去年12月,Prada推出配飾系列Pradamalia,當中七隻吉祥物以品牌元素為設計主題,但由於其中之一外貌有如擁有紅色豐唇的黑色猴子(名為Otto),可能令人想起黑臉妝(blackface,19世紀時白人演員將臉塗黑、把嘴唇畫得又紅又豐滿來表演,貶低黑人),被指涉及種族歧視。事件引起嘩然,品牌馬上停售,包括另一隻相似的吉祥物Toto的所有相關產品。

本來,Prada的迅速反應在品牌形象方面收到解決事件惡化之效,已然足夠。但對Miuccia Prada而言,治標不治本而且表現虛偽的公關手段並無法長遠解決時尚引起文化冒犯的問題,於是Prada最近成立了一個多元文化委員會,組織相關人士,包括學者專家,希望透過科學化地對不同文化理解和對設計人員教育,嘗試從根本入手,解決長久以來困擾時裝界的種族主義和文化差異問題。

當然,這一切一切必須歸功於她本人的勇氣、智慧和幸運,缺一不可。如果Miuccia Prada聽從Mario Prada的想法女性不應插手家族生意,她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如果她不信仰人文知識,她可能只會是個一般的成功商人;又如果她不是生於富裕家庭,她也未必可以得到高等教育以及讓她發揮才華的珍貴資源。

說Miuccia Prada是從細節改變世界的時裝革命者,她絕對當之無愧。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