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藝術也必定認識畢加索 Pablo Picasso(1881 年 10 月 25 日-1973 年 4 月 8 日),這位畫家、雕塑家、版畫家出生於西班牙並後期長居於法國,可謂是開創現代藝術立體主義的創始者,亦是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從小便接受父親的藝術訓練,有着驚人的天賦,掌握傳統現實主義畫風並能處理高難度細節。

最新拍賣更是標示了藝術市場的繼續發展:佳士得將於5月11日在紐約舉辦的20世紀藝術晚間拍賣會上,拍賣畢加索1932年創作的《Woman Sitting Near a Window》,估價為5,500萬美元(約4.3億港元)。另外,蘇富比將於4 月 18 日進行的超限界:現代藝術晚間拍賣,會有畢加索另一畫作——創作於1970年的《Buste de Matador》,是其1970 年 9 月下旬開始創作、畢生最後的鬥牛士系列作品中的第一幅,估價為約1-1.5億港元。

Picasso 'Buste de Matador', 1970
Sotheby's Hong Kong

Picasso 'Buste de Matador', 1970

Sotheby's Hong Kong

而畢加索的藝術風格一生也受到了不少外來元素影響,大致分為現實主義時期(1899年-1900年)風景畫作中配上不自然的紫、綠色調;藍色時期(1901年-1904年)受孤獨旅行及朋友自殺影響,常用藍色調展現陰鬱;與雕塑家兼藝術家的模特兒 Fernande Olivier)墜入愛河的粉紅色時期(1904年-1906年),大量使用鮮明的橙色、粉紅色系,題材多描繪馬戲團雜技表演者與丑角;黑人時期(1907年-1924年)如1907年的畫作《亞維農的少女》,更成為了他創造立體派風格的里程碑;晚期(1946年-1972年)則在法國度過戰亂後的餘生,畫作亦代表了當時的情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Musée national Picasso-Paris(@museepicassopari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對於當時來說,能在生前就獲得名利的藝術家不多,而畢加索可謂是幸運的,帶着獨有的天賦及鋒芒畢露的全新畫風,帶領着藝術界向前走。代表畫作有《亞維農的少女》(Las señoritas de Aviñon)(1907)、《格爾尼卡 》(Guernica)(1937)、《哭泣的女人》(Weeping Woman)(1937)等,從畫情人、再到大型畫作,都有濃烈的個人畫風,將現代主義推到高峰。

Pablo Picasso, Guernica (1937), Oil on canvas, 349.3 x 776.6 cm, Madrid’s Reina Sofia Museum of Modern Art, Madrid

Pablo Picasso, Guernica (1937), Oil on canvas, 349.3 x 776.6 cm, Madrid’s Reina Sofia Museum of Modern Art, Madrid

而這位藝術大師、情場浪子留下過不少令人印象深刻深刻的金句名言,以下一起回顧這位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對於人生及藝術的想法。

藝術是個謊言,但卻是一個說真話的謊言。Art is a lie that makes us realize the truth.

每一次創造都始於破壞。Every act of creation is first of all an act of destruction.

你能想像的一切都是真實的。Everything you can imagine is real.

Pablo Picasso, Weeping Woman (1937), Oil on canvas, 608 × 500 mm, Tate Museum, UK

Pablo Picasso, Weeping Woman (1937), Oil on canvas, 608 × 500 mm, Tate Museum, UK

認為自己能做到的人就一定能做到,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人就一定做不到,這是一個不容置疑的法則。He can who thinks he can, and he can't who thinks he can't. This is an inexorable, indisputable law.

其他人看到後會問為甚麼。而我則是已經看到可能性,並問為甚麼不可以。Others have seen what is and asked why. I have seen what could be and asked why not.

每位孩子都是藝術家,問題在於你長大成人之後是否能夠繼續保持藝術家的靈性。All children are artists. The problem is how to remain an artist once he grows up.

現今世界難以理解,那我為什麼要畫容易理解的畫作?The world today doesn't make sense, so why should I paint pictures that do?

>> 在 Magzter 訂閱電子書 click here

>> 訂閱紙本實體書 c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