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Lifestyle

在大都會博物館舉辦的Voguing比賽前,探究Voguing的短歷史

這個舞蹈四十年前在紐約哈萊姆舞廳爆發,voguing正在經歷繼麥當娜後的復興。在這裡,Vogue這項運動中的靈感,探究其如何成為一種解放形式的自我表達和Queer社區的身份認同。

by SARAH SCHIJEN

by SARAH SCHIJEN

10 Jun 2019

“Come on, vogue, let your body move to the music…” 對於很多人來講,麥當娜的這首熱門單曲是他們與Voguing作為一種舞蹈、時尚和亞文化的初聯繫。其他人也許會從1990年的紀錄片Paris is Burning,或者通過諸如RuPaul的Drag RacePose之類的電視節目來了解它。但是,我們為什麼對這種文化意識如此堅定縱使對它的起源並不是非常了解,以及它是如何以這本雜誌的命名的呢?

Voguing起源

大部份人將起源歸於20世紀80年代紐約的舞廳,由哈萊姆區的黑人和拉丁美洲Queer社區創造。在20世紀60年代和80年代之間,紐約城的變裝比賽已經從壯觀的風格展示變成Voguing的battles。跨性別,同性戀和queer參賽者將通過類別展示(walking categories)包括Executive Realness或Town & Country來競爭獎杯以及維護他們所屬「家族」的聲譽。

「家族」有時以巴黎和米蘭著名的時尚品牌命名,家族成員通常將「家族」名稱作為他們的姓氏(比如現在十分著名的Voguing之星Asia Balenciaga,Dashaun Lanvin,Tamiyah Mugler和Cesar Valentino都是這個命名原理)。這些「家族」的母親或父親為社區中許多人提供了一個替代家庭,他們在社會上時常被性別、性取向或種族邊緣化,因此在舞廳的環境下互相投靠且包,找到了接受感和安全的空間,這個現象在20世紀80年代紐約廣泛的同性群體中就已存在。

 

Voguing的演變

隨著時間的推移,voguing的風格從強調明顯線條、對稱和尖銳角度的Old Way在八十年代末期轉變成New Way(Old Way就是那些翻閱舊Vogue雜誌會看到的拍照姿勢)。New Way引入了voguing的流暢性和靈活性,可以增加行走速度,例如the duckwalk(蹲在你的腳跟上,跟節拍上前進時踢腳),行catwalk,旋轉和後仰(十分戲劇性但受控制的跌落到地面,通常用在一段舞蹈的結束)。今天,New Way更多的是關於直接的動作,clicks和locking,Vogue Femme強調戲劇性,超女性化的姿勢和「跌」等特技。

隨著voguing的普及,它不可避免地吸引了星光熠熠的追隨者。麥當娜在1990年首次在紐約曼哈頓的一家名為Sound Factory的俱樂部看到了這些動作。她聽說過這個舞蹈風格,更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她便請多米尼加舞蹈家和Xtravaganza家族的Jose Gutierrez向她展示這是什麼。 Jose Xtravaganza被要求編排麥當娜即將上映的視頻,並教她跳voguing,他還陪伴她整個Blond Ambition的世界巡迴演唱會。 1990年,麥當娜的單曲在全球30個國家中排名第一,並且voguing被推向國際認可。

Photo 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Photo 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Voguing至今

自成立以來近40年,voguing現在正在享受另一種主流復興。本月,Jose Xtravaganza將與美國版Vogue主編Anna Wintour共同評判Battle of the Legends(傳奇之戰),作為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為期一個月的慶祝Pride Month活動和石牆起義50週年的一部分。在世界各地,舞蹈學校正在教授下一代如何vogue,當紅的流行偶像如FKA Twigs,Rihanna,Ariana Grande和Beyoncé都已將voguing融入了他們的表演。

麥當娜的歌曲及其MV的影響不可避免地引發了關於邊緣化文化的挪用和身份爭論。但是,儘管voguing已經擴散到主流並且它具有真正的全球共鳴(巴黎,柏林,倫敦和東京都是出眾的舞廳所在地),這場運動一直維繫了其獨特的語言和代碼。

Voguing的力量在於:即使新的風格和群體出現,它仍能夠保持接近它的根源。從哈萊姆黑人區開始到現在成為一個全球社區:2016年,一條關於倫敦一群voguers在奧蘭多舉行的Pulse夜總會襲擊的視頻在網絡中流傳。在LGBTQ +權利受到威脅的國家,voguing可以為queer社區的生存提供一個真正的空間。終究voguing是關於表達你最真實的自我,講述你的故事和表達你想要的任何身份的自由。雖然一路上少不了些諷刺。

一種受Vogue雜誌內模特兒姿勢啟發的舞蹈在舞廳中興起,但它也同時受古埃及象形文字和體操動作的影響。被voguers選用的性格往往是白人女性氣質的模仿,既美化又顛覆了美,性和階級的理想。正如Jennie Livingston在Paris is Burning中所描述的那樣:「對我們來說舞會是接近現實的,因為我們將獲得所有名聲、財富、明星和聚光燈。」

Voguing是舞者們講述他們故事的工具,甚至是應對艾滋病危機的方式。它也是諷刺性的,俏皮的和喜劇性的,參賽者通過僵硬的姿勢和動作、模仿Vogue模特兒。 Voguing無疑是一場戰鬥,勝利者是最會諷刺的那一個。

原文出自Vogue Australia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