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STATES - APRIL 01: Illustration of Vogue title with letters denoting spring; birds in air forming Dali
UNITED STATES - APRIL 01: Illustration of Vogue title with letters denoting spring; birds in air forming Dali's visage; landscape featuring horseman, people, hillside village and rock (Photo by Salvador Dali/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1944年4月1日出版的美國版《VOGUE》封面由著名超現實畫家Dali操刀,盡現天馬行空的想像。
UNITED STATES - OCTOBER 26: Illustration: geometric silhouette of woman (Photo by Eduardo Garcia Benito/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Eduardo Garcia Benito於二十世紀初為美國《VOGUE》創作的封面,因為喜歡以人頭作為主題,遂有“Big Head”的稱呼。
UNITED STATES - JULY 06: Illustration of a woman's head in bathing cap with geometric pattern - Sports Number (Photo by Eduardo Garcia Benito/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UNITED STATES - JULY 01: Illustration: Woman in black hat and yellow coat against silver background (Photo by Eduardo Garcia Benito/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View Gallery4 張相片

Fashion

百年前《VOGUE》封面早已成為一種藝術 | 紙上旅行探索藝術創作

今期《VOGUE》Hong Kong的主題為 Escape,希望能為大家帶來在繁忙城市 生活裏偷閒甚至逃離煩囂的貼士。當然,每一期《VOGUE》本身的精彩內容已經一種很好的消閒體驗,然而如果未有時間好好坐下翻閱的話,光從《VOGUE》的封面便能感受到賞心的愉悅。事實上,多年來《VOGUE》的封面本身早已成為一種藝術,為讀者提供無限的想像。

by Peter Wong

by Peter Wong

23 Jun 2019

View Gallery4 張相片
今期《VOGUE》Hong Kong的主題為 Escape,希望能為大家帶來在繁忙城市 生活裏偷閒甚至逃離煩囂的貼士。當然,每一期《VOGUE》本身的精彩內容已經一種很好的消閒體驗,然而如果未有時間好好坐下翻閱的話,光從《VOGUE》的封面便能感受到賞心的愉悅。事實上,多年來《VOGUE》的封面本身早已成為一種藝術,為讀者提供無限的想像。

如果大家同意藝術是一種讓我們逃離現實的捷徑,那麼《VOGUE》眾多版本在過去百多年來一直推出的不同封面便是最佳的示範,因為《VOGUE》cover 本身早已成為一種藝術風格般的存在,無論線上線下,我們都不難找到以《VOGUE》 cover為主題的興趣群組,全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人在分享和談論着《VOGUE》的封面,所以我可以大膽說,《VOGUE》cover is an artform。

難怪連《VOGUE》的母公司 Condé Nast 都在集團網店裏開宗明義以 Wall art 之名,出售《VOGUE》cover不同媒介的印本,以帆布、紙本、木材、金屬及阿加力膠等不同物料印製,供讀者訂購作家裏或不同場所裝飾之用。我自己更早於1980年代尾當第一次到巴黎的時候,在一些跳蚤市場買到一幅1920年代《VOGUE》封面的小版畫,一直擺放在我家的書架上。

而因為今期我們的主題為 Escape,所以我想更進一步,不單談論《VOGUE》 cover,更特別以《VOGUE》的 art cover 作為主題,和大家來一次紙上旅行,探索過去百多年來出現在《VOGUE》封面的藝術創作例子。

事實上,自1892年創辦的《VOGUE》,其早期封面一直是以插畫形式表現,當時攝影才剛剛出現,《VOGUE》要到1932年才正式以照片演繹封面。所以要談論《VOGUE》的藝術性封面,大都會以二十世紀初期為年代範圍。當然,插畫本身也是一種藝術手法,但起初《VOGUE》的插畫式封面大多以具象手法表現穿着華衣美服的女士,沒有太多想像空間,這和真正的藝術創作有點距離,也不適合我們今次想呼應 Escape 主題的初衷。

但《VOGUE》早期的封面卻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特色,便是封面版頭 VOGUE 的字款從來沒有統一的設計(雜誌要到1940年代當 Alexander Liberman 擔任美術總監後才下了統一字款的決定,便是今天大家見到全球不同版本《VOGUE》都會擁有的同一款封面版頭設計),結果 VOGUE 這五個字母便成為不同插畫師或設計師在創作封面時的重要元素,風格是百花齊放。

UNITED STATES - JANUARY 04: Illustration: Woman's profile - Southern Fashions and Winter Sports (Photo by Eduardo Garcia Benito/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Eduardo Garcia Benito於二十世紀初為美國《VOGUE》創作的封面,因為喜歡以人頭作為主題,遂有“Big Head”的稱呼。

UNITED STATES - JANUARY 04: Illustration: Woman's profile - Southern Fashions and Winter Sports (Photo by Eduardo Garcia Benito/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Eduardo Garcia Benito於二十世紀初為美國《VOGUE》創作的封面,因為喜歡以人頭作為主題,遂有“Big Head”的稱呼。

而在這個繽紛綻放的二十世紀初,有一位藝術家為法國及美國版《VOGUE》創作了許多極具個人及時代特色的封面,便是E duardo García Benito(1891-1981),來自西班牙的他19歲移居巴黎並進入著名藝術學院 L’École des Beaux-Arts 攻讀藝術,1915年便開始參與群展。 Condé Nast 於1920年碰見他便立刻邀約為《VOGUE》創作封面。

Benito 的創作風格深受立體主義大師畢加索、著名雕塑家 Brancusi 及藝術家Modigliani 等影響。他為《VOGUE》創作的封面橫跨1920及1930年代,產量豐富,卻多元多變,不但封面造像期期迴異,連版頭 VOGUE 五個字母的演繹都層出不窮,除了表現出強烈的 Art Deco 風格影響,也有隨意揮灑的筆觸式設計。而且他總愛以大大的頭像為主角,被 Condé Nast 戲稱他為”Big Head”。

UNITED STATES - DECEMBER 01: Illus. of heart shaped symmetrical stone pieces that when merged form a face (Photo by Salvador Dali/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1946年12月Dali為《VOGUE》設計創作的封面,和讀者玩了一個摺疊遊戲,貫徹其調皮玩味的風格。

UNITED STATES - DECEMBER 01: Illus. of heart shaped symmetrical stone pieces that when merged form a face (Photo by Salvador Dali/Conde Nast via Getty Images)

1946年12月Dali為《VOGUE》設計創作的封面,和讀者玩了一個摺疊遊戲,貫徹其調皮玩味的風格。

Benito 的封面創作固然精彩,但總予人一種設計的感覺,可能是他對 VOGUE 字款的不同拿捏吧。而若要說《VOGUE》歷史上真正藝術封面的出現,當以另一位同樣來自西班牙的藝術大師 Salvatore Dali(1904-1989)於1939年為《VOGUE》創作的封面了。

眾所週知,Dali 以其著名的超現實主義風格創作,作品一貫像是把夢境裏看見的情景創作出來。像他替《VOGUE》創作的第一個封面,內裏出現的女士是人身但以花簇為頭像,輕描淡寫地表現了自己的想像,把不可能化作充滿詩意的闡述。

然而要數最 Dali 風格的《VOGUE》封面創作,當以1944年4月的一期,只見封面直像一幅典型的 Dali 畫作,除了以一貫超現實手法演繹,內裏充滿各種符號式隱喻元素,最精彩的是 VOGUE 五個字母給賦予各種誇張的表現,天馬行空得可以。1946年12月 Dali 的另一個《VOGUE》封面版頭則開始沿用統一了的字款設計,但 Dali 又調皮地和讀者玩一個拼貼遊戲,以左右對稱的影像設計,只要讀者把封面稍稍折合便會出現一個女性頭像,當然都以超現實手法,以一個歷史建築遺跡象徵。

Benito 和 Dali 都來自西班牙,而《VOGUE》還有一個經典藝術封面亦出自西班牙著名藝術家之手,便是為1979年12月法國版《VOGUE》創作封面的 Joan Miró
(1929-1983),只見 Miró 以自己最經典的風格演繹封面,讓這封面本身已成一幅正式的畫作,彌足珍貴。跟着到1984年12月,著名普普藝術家 Andy Warhol(1928-1987)亦為法國版《VOGUE》創作了以摩納哥皇妃為主角的封面,手法當然便以其簽名式的影印重疊造像。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