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Bauhaus 本意與奢侈時裝背道而馳,今季被重塑成為最矚目的實用性潮流

源自德國的包浩斯(Bauhaus)設計學院今年慶祝成立100周年紀念,當年其空前的創新精神影響了無數後來者,時裝也不例外,讓我們從當代時裝設計裏尋找包浩斯影響的蛛絲馬跡。

by Harriet Quick

by Harriet Quick

30 Jul 2019

你的秋冬願望清單包括甚麼?是 Alexander McQueen 那有着從腰間優雅垂下的褶襉及「Made in England」特色鑲邊的炭黑色精紡法蘭絨西裝?Bottega Veneta那搭配金色鏈扣的光滑黑色皮革外套有否吸引你眼球?你又喜不喜歡 Prada 的厚底綁帶靴?也許它們配搭 Saint Laurent 的方肩大衣就能讓你變成事業女強人,席捲董事會議室。

如果你被這些實用的單品吸引,這表示你的品味受到 Bauhaus 運動影響。 Bauhaus是一所德國現代藝術和建築學校,由建築師 Walter Gropius 在一百年前創立。他受到 Werkbund 概念——即是藝術家、工匠和工業機器之間的紐帶所啟發而創立了「haus」(意即設計學校),為這種思考方式奠定了藍圖。他認為形式應該遵循功能性和藝術,同時結合技術。

這個運動吸引了一大批偉大人物到學校任教,包括 Mies van de Rohe、Paul Klee、Kandinsky 和 Marcel Breuer,深深影響了一代設計師和建築師。其目標是以真正高級的材料和極簡主義設計去大規模生產有質素的東西,令它們變得耐用和延長壽命,亦讓學生具備多元的技術。 Bauhaus 學校是我們今天所熟知的多學科藝術學校基礎課程的先驅。Gropius 曾說:「每個學生都要在工藝美術各分支接受全面的培訓,這是所有藝術創造力的基本要求。」

如今,全球設計師和品牌紛紛汲取這個二十世紀最激進的設計和建築運動所提倡的功能性價值、幾何的精確性和由 Bauhaus 創辦人定義為摩登的色塊拼接。Bauhaus 的追隨者避開飾品、過度點綴以及與貴族和資產階級相關的所有奢侈裝飾的影響。華麗的褶邊、搖搖欲墜的高跟鞋、束衣等,均被簡單的幾何線條、有趣的光學圖案和性別流動服飾所取代。

30th May 1929: Influential French fashion designer Coco Chanel, real name Gabrielle Bonheur Chanel, (1883 - 1971) modelling a Chanel suit at Fauborg, St Honore, Paris. (Photo by Sasha/Getty Images)
30th May 1929: Influential French fashion designer Coco Chanel, real name Gabrielle Bonheur Chanel, (1883 - 1971) modelling a Chanel suit at Fauborg, St Honore, Paris. (Photo by Sasha/Getty Images)
1 / 4

瑞典,英國和法國也相繼出現類似的思想流派。在法國,Coco Chanel 最先設計出針織布料裙和開衫外套,創造嶄新的現代風格。即使 Bauhaus 學校在1932年關閉,其精神依然繼續流傳,並在時尚界出現,先驅者包括 Jil Sander、Celine 的 Phoebe Philo 和 Helmut Lang,也在 Khaite 和 Equil 等擁護極簡主義和實用性的新品牌中產生廣泛的迴響。

在2019年,即是 Gropius 創立學校的一百年後,時尚界對 Bauhaus 依然着迷。設計師們喜用高貴材料顯而易見,如美麗的羊毛料、皮革、斜紋棉布或華達呢,開啟今天的新式奢華。 Sarah Burton 在 Alexander McQueen 的秋冬系列就是以她成長的英格蘭北部地區的工廠、工人和工匠為靈感。她表示:「這個系列的核心靈感來自由人和機械所編織的大膽布料。」秀場亦呈現工業風設計,配上以經典面料製成的滾筒形座椅。整場時裝秀展示了純棉府綢襯衫連衣裙、精心剪裁的大衣,還有最為矚目的、掛滿數百個縫紉機綜片的禮服。在這個 AI 和機器技術威脅大量工種的時代,Alexander McQueen 似乎帶來了人與機械和諧協調的樂觀景象。

Daniel Lee 在 Bottega Veneta 的首秀預示對材料和製作藝術的進一步深思。作為前Phoebe Philo 副手,Daniel Lee 採納了意大利品牌的基礎——皮革。他將光澤黑、象牙色和 coco brown 的皮革放入斜肩洋裝式大衣,將 biker pants 融入背心裙,並將品牌標誌性的 intrecciato 皮革梭織法擴大為巨型手提袋和鏈甲裙。走秀時模特就像戰士一樣,相信他的設計非常適合眾多社會上的女性領導者。

PARIS, FRANCE - MARCH 03: A model walks the runway during the Givenchy show as part of the Paris Fashion Week Womenswear Fall/Winter 2019/2020 on March 03, 2019 in Paris, France. (Photo by Dominique Charriau/WireImage)

PARIS, FRANCE - MARCH 03: A model walks the runway during the Givenchy show as part of the Paris Fashion Week Womenswear Fall/Winter 2019/2020 on March 03, 2019 in Paris, France. (Photo by Dominique Charriau/WireImage)

Claire Waight Keller 在 Givenchy 的大量時尚系列皆強調了「上班服裝」和「功能」,因此令品牌服飾常現於管理階層,包括着重結構的冬季外套和展現個人主義的粗花呢褲。在 Burberry, Riccardo Tisci 以米色作為整個系列的主調,搭配扣上金屬環及使用層疊式剪裁的皮革風衣和針織衫,為日常套裝帶來煥然一新的感覺。另外,Hedi Slimane 也為 Celine 設計出風格簡約的裙褲、西裝外套、slouchy boots 和絲綢襯衫。

過去幾年,時尚趨勢漸漸傾向於華麗,故此高度概念化或不尋常的誇張造型成為人們為展現「真實」而作出的共同努力。一件價值三萬元的大衣可以多麼真實的確值得商榷,但是那回歸本心和變得認真的迫切性正影響着我們所有人。你可視全球對飛行服和連身衣(可在 A Plan Application 和另類品牌 Lafont 找到最好的)、DM 厚底鞋和戰鬥靴、工業主題首飾比如飾釘、釘子和別針以及純棉襯衫(品牌如 Pye、 Palmer//Harding)持續的熱愛為 Bauhaus 思想重生的跡象。

這種風格適合如今這個世代。隨着我們大量轉向使用從工業單位改造的共享工作空間、努力減少浪費及設法應對科技革命的影響和創新,實用性的提升和具流利剪裁的品味可謂深深打動人心。與一百年前一樣,今天的偉大創新者正將技術與藝術和自然融為一體。這種在時尚界的突破具有重大的意義,而且也有充足的發揮空間。不如就加上 Prada 的多口袋尼龍袋,來讚揚 werkbund 的 multitasking 和鼓勵博學的特性吧!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