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Lifestyle

王室成員最常到的地方:肯亞拉穆島

肯亞的拉穆島(Lamu Island)應該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擁有最多故事的角落, 原因是這裏經常吸引有不少浪子、作家和王室成員到來。

by Vogue Hong Kong

by Vogue Hong Kong

5 Jul 2019

Peponi酒店

Peponi酒店

於1980年代,挪威著名Astrups家族在這裏的海灘發現Tusitiri船隻殘骸 後,決定了復修船隻和發展海灘。今天,這裏不單是一個著名景點, 遊客更可以從Astrups出發到Kiwayu,一個在Somali邊境、好像被遺忘 了的迷人島嶼。拉穆群島水天一色,是一個將時間凝住了的世界。

群島的建築群富有阿拉伯色彩,同時結合了中國和印度文化,是旅行 者十分嚮往的藝術勝地,尤其1960年代時有不少嬉皮士移居聚集,不 少銀器工匠和木刻工藝師都在此生活,像非洲版的加德滿都。這班與 世無爭的工藝師往往吸引不少獨立旅客而非「鴨仔旅行團」。這裏的 三大島嶼包括沙石地質的拉穆島、珊瑚礁島嶼Manda和最大卻最不受 注目的神秘小島Pate,Pate島要在潮漲時才能登入。居民絕大多數是 回教徒,所以在印度洋海岸中沒有比這裏更富地道色彩了。

Lamu島上的The Majlis酒店

Lamu島上的The Majlis酒店

Shela街上的小孩

Shela街上的小孩

以Tusitiri船隻為基地,懶洋洋地探索拉穆島的其他地方,從這裏開始 來往附近村落和空置邊地,在船上住上一兩天也很好。船長65呎,開 航時船速快卻穩定;七名船員負責起航及航行工作。我在Shela村莊 上船,這個村莊聚居了不少王室成員、藝術家、搖滾明星及演員,是 拉穆四大港又之一。航程駛經拉穆市中心,Swahili東非其中一個最古 老又保存得最好的定居地;然後駛向Tusitiri船復修的地方 Matondoni。接着,環島航行向著人跡罕至的Kipungani進發,島上有 為數不多的草屋,前面就是沙灘。我們當天晚上就睡在甲板上,俯看 閃耀的夜空。

當地時裝店主Josephine 攝於Peponi酒店

當地時裝店主Josephine 攝於Peponi酒店

Peponi酒店裏的陽台

Peponi酒店裏的陽台

某個中午,我乘坐獨桅帆船去探索破落了的Takwa,它曾是Manda島 的貿易市場,自十七世紀已荒廢了。大約半小時,經過狹窄的小灣和 茂密的紅樹林,這裡有大量的龍蝦和海蝦。如果當天水淺,我們便不 能靠船而是步行進去。上岸後看見唯一的清真寺,牆壁都蝕刻了像帆船和亞拉伯匕首的塗鴉,然後看到一個神聖的墓碑被猴面包樹包圍, 其中還昂立着 一條大柱。據說Takwa之所以被離棄是因為它的井日漸 乾涸,即使是今天新鮮水源仍然極罕有,慢慢地,島上居民離開,搬 到今天的Shela村莊。

一年兩次,村民會探訪Takwa的柱立墓碑,祈求雨水,就算四個世紀 後人們發現了Shela,現在部分島民依然會視拜訪拉穆城為一個傳 統,即使這裏是兩公里外。兩地由海岸的路徑貫通,驢子就是的士和 運送珊瑚磚塊和砂漿的交通工具。直到最近,島上才有由市議員擁有 的一輛Land Rover,一架拖拉機和救護車。

今天,縱使水上的士boda boda也投入市場;人們依然以在原始的步行道漫步為主,或者正因這 樣的風土人情,讓拉穆城成為了阿拉伯之夜的最佳舞台背景,也自 2001年開始成為了世界遺產中心。

超過半世紀,Peponi酒店是Shela村莊中顯著的建築物。建於1930年 代,這家酒店擁有一個漂亮的海邊房子。幾經轉手,最初曾是殖民地 議員Sharp少校的住所,後來賣了給瑞士雀巢集團家族的Henri Bernier;接着在1967年賣了給丹麥出生的Aage Korschen和他的德國 太太Wera。據聞這對夫婦在肯亞獨立後失去了高地的農場,決定離開 非洲,不過從Mombasa航行去歐洲途中時,發現這個人煙罕至的美麗 大自然,便在此地停留下來。他們後來買下小屋將之改建為只有四間 笿房的小酒店Peponi。今天,酒店仍然由這家人打理,不過時日轉 移,酒店已擴建為一座有二十八間客房的白色建築物。早前, Korschen還加上了能遠眺拉穆隧道的柱廊露台,客人可在此享受日落 景致。Korschen在1976年過世,業務改由兒子Lars主理至今。早期客 人包括巨星Mick Jagger 和前妻Jerry Hall,二人還曾跟隨Lars垂釣;而 音樂家 Yehudi Menuhin則曾在飯後演奏巴哈給賓客欣賞。

Peponi酒店雖小巧卻富特色,房間至今仍沒有電視機和電話。這裏雲 集了不少世界級作家、外國特派人員、獵人和保育者。1990年代是酒 店的光輝歲月,大量名人入住,其中德國漢諾威王子Ernst August在 酒店旁建築了一座豪宅,同時翻新了三座大屋,租客包括名人巨星如 Sting、Kate Moss 和 Jude Law等,這個遠離塵囂的非洲小島,只有驢 和帆船等能八卦他們的行踪,匿名地玩樂。訪客來到拉穆島後總會在Peponi酒店聚集,酒店還有全城最佳餐廳,每個黃昏由Lars的妻子 Carol Korschen (Lars在2014年過世)或總經理 Andrew Gruselle設宴。

其實,拉穆島才剛從七年前的Somali恐襲恢復過來。2011年,Somali 恐襲後國際上發出了旅遊禁運,一夜間酒店、旅店、餐廳和店舖的客 人全部消失,有些之後亦倒閉了。不過兩年前禁運解除後,餐廳店舖 紛紛重開,大家也回來此地。

在Shela村莊水邊地區背後如迷路般的 阧斜小徑中,有不少由歐洲人擁有的高級房子和清真寺,同時你也會 發現畫廊、售賣珠子和非洲風格珠寶的精品店和棉布紡織品小店。最 有格調的可說是由南非出生的設計師Sandy Bornman 開設的Aman了, 她的刺繡衣服,由當地裁縫以來自印度的紡織布縫製,客人包括劇作 家、詩人、建築師、造型師和音樂人等。十九年前來這裏旅遊後留下來的Bornman說:「我在這裏十分開心啊。我以單親媽媽身份帶着兩 位女兒來到這裏時已感到十分安心。整個小城從開始至今都很照顧我 們,這裏的人都和善溫暖而且有氣度,我們在一起,大家背景不同但 又互相尊重;我真不會去別的地方居住啊。」

如果Shela展現着一種摩登又獨特的感覺,那拉穆城則有一種由多個 世紀的傳統累積而來的天然之處。今天,他們仍可不需依靠草圖便能 製作帆船,回教徒帶的帽子上印有個人化圖案,Swahili木門由人手雕 刻,自殖民時代已流傳下來的kiti cha jeuri椅子,還有仿印度設計的紡 錘式床⋯⋯全部,都是這些島嶼的一部分和文化。

Journeys by Design是一個可提供六晚拉穆島嶼之旅的行程,售價由每 位5,250英鎊起(四人共享),行程包括在Peponi酒店兩晚客房住宿, 兩晚Tusitiri船上獨家住宿(最多十人),兩晚Manda Bay的海灘景客房,所有內陸機、海上及陸路交通。

 

Photography Jack Johns and Owen Tozer

Travel feature on Lamu Island in Kenya, lounge of a hotel, two chairs, god, columns, white a brown colours
Travel feature on Lamu Island in Kenya, Dhow House, hallway, interior of a hotel with decorative vases
Travel feature on Lamu Island in Kenya, lounge of a hotel, two chairs, god, columns, white a brown colours
Travel feature on Lamu Island in Kenya, Dhow House, hallway, interior of a hotel with decorative vases
1 / 7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