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raphy : Simon C.
Photography : Simon C.
View Gallery7 張相片

Art & Lifestyle

專訪村上隆:堅持不會在日本舉行展覽 | 與村上隆內心對話

《Murakami vs Murakami》村上隆首個香港大型展覽6月1日正式舉行,他接受我們訪問分享他對創作、藝術甚至被日本大眾誤解的看法。

by Veronica Chow

by Veronica Chow

31 May 2019

View Gallery7 張相片
《Murakami vs Murakami》村上隆首個香港大型展覽6月1日正式舉行,他接受我們訪問分享他對創作、藝術甚至被日本大眾誤解的看法。

《Murakami vs Murakami》亦是村上隆首個香港大型展覽,展品橫跨不同年代和主題,當中包括曾在其2013年香港首個畫廊展覽《Flowers & Skulls》展出的骷髏頭作品《Blue Life Force》;探討生命與死亡、充滿宗教色彩的2014年繪畫《A Picture of the Blessed Lion Who Nestles with the Secrets of Death and Life 》;向藝術家Francis Bacon致敬的系列作品以及近年的全新創作,展出作品超過60件。村上隆透露今次展覽會有一個15米 x 6米的巨型雕塑,是目前為止最高的雕塑作品。

除了繪畫和雕塑,《Murakami vs Murakami》更會首次公開展出村上隆親自設計的主題服飾。村上隆笑言平日工作時的衣著較像大叔,為了出席個人展覽他唯有自己動手設計,隨着展覽的舉行次數累積出一個系列來。村上隆着重觀賞體驗,《Murakami vs Murakami》特別設有三間方便「打卡」的主題空間,「很多父母喜歡帶孩子去看展覽,小孩們很快便失去耐性,家長卻只顧為他們拍照。在今次的 “instagram friendly”房間裏面,當小孩在我設計的地毯上耍樂時,家長們則可以替他們拍照。」村上隆笑稱自己是instagram 常客,曾經每天花上多時玩手機,令到背部出現痛楚問題。

今次展覽甚至讓我們透過村上隆的私人珍藏去了解他對藝術市場的看法,村上隆收藏藝術是希望在過程中領略另一些東西。「我曾經有這樣的經驗,我以6萬美元賣出了一件作品,後來這件作品在蘇富比拍賣會上出現以1,500萬美元成交。市場反應很熱烈,但在這1,500萬美元當中我是沒有任何進賬的,因為我一早便已賣掉作品。從那一刻開始我很想成為收藏家去理解價值的真正意義。至於另外一個啟發我收藏的原因是,我認為在展覽或雜誌觀賞作品跟真正擁有它有很大分別。當你要付出真金白銀去購買一件作品時,你會開始仔細思考背後的原因,將這種體驗帶回個人創作層面時,令我希望為藏家帶來更豐富的創作。」

村上隆深明將藝術某程度地商品化的重要性,他更意識到藝術市場的遊戲規則。村上隆慨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日本人不明白市場運作,大戰的影響亦令國家難以為下一代建立重要財富。「日本的稅制令到藝術品難以傳承給下一代,當一個人離世後其85%的遺產會撥歸政府。日本倍樂生集團的福武總一郎 (Soichiro Fukutake) 擁有大規模的珍貴收藏,最後他還是選擇搬到紐西蘭定居。」村上隆解釋日本的現實環境難以造就藝術氛圍,特別是當代藝術。

 

在日本人眼中,當代藝術是西方文化、是有錢人的文化,藝術家也選擇逃避,不願意去多作理解。

因為這個社會背景,村上隆的雕塑在蘇富比以1,500萬美元成交時也成為了當地新聞,報導指他利用奇怪的御宅族文化去欺騙西方觀眾。「他們會想『村上隆一心只想賺錢,不用理會他的藝術』。」

事實上隨着村上隆的作品價值持續提升,日本人對他的誤解就愈深。「現在也是一樣!我剛開始時也會不開心,現在卻想通了。只不過我仍然堅持不會在日本舉行展覽。」既然大眾不明白,他堅持不在日本舉行展覽,只有2015年在森美術館舉行的「村上隆之五百羅漢圖展」是個例外。「那是為了向日本311海嘯祈福的展覽,只此一次。」從那時起他開始在作品中加入佛教題材,除了驚世鉅作《五百羅漢圖》更有他以自己為模特兒創作的《分裂》雕塑,他說概念源自佛教的梵華君,不少人亦將它聯想到寶志禪師用作度化善、惡、淨三類不同眾生的三張面孔。《分裂》或者是村上隆的「自畫」雕塑,他最近甚至把概念套用在人氣歌手Billie Eilish身上,令歷史、當代藝術和潮流文化的界線愈來愈模糊,也再次向世人展示其藝術世界的多種面向。

展覽日期:2019年6月1日至9月1日
地點:大館當代美術館香港中環荷李活道10號
大館賽馬會藝方及F倉展室
開放時間:上午10時30分至晚上7時
(星期五:上午10時30分至晚上9時)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