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為甚麼我們都喜歡銀髮模特兒的出現?

任何事情都走向多元化的時候,大家必須意識到新時代將會來臨。而多樣性的崛起並不是潮流趨勢,而是人類邁向平等的待遇;同樣地「美麗」不再屬於是年輕少艾,銀髮模特兒的美才是永恆不變。

by Katherine Ho

by Katherine Ho

18 Apr 2019

以時裝來演繹多樣性想必再適合不過,更不是什麼新鮮事物。但看似開放直率、大膽前衛的時裝界別曾經面對模特兒的選用,卻是「一成不變」甚至有點莫名的執著:零號纖瘦身形、標準的歐洲人標緻立體的五官,而典型的Victoria’s Secret中的天使們便是大眾眼中的「白富美」的指標,也是曾經女性夢寐以求的樣子。所以模特兒某程度的上是年輕青春的代名詞,也難怪天下沒有女性不希望自己青春常駐,但面對老去的正常身理變化仍然給女性帶來無限的恐懼。既然如此銀髮模特兒就是從何而來,又將何去何從?

 

1 / 3

所謂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模特兒都是社會給予女性的規範,吹彈可破的皮膚、緊實窈窕的身材,還有無限可擊的零死角五官,人們對完美無瑕事物的愛戀絕對是天生,更是人之常情。在可惜的是這種刻板印象出現數碼時代,什麼都講求第一印象、以外貌穿著打扮便在分秒之間判決,自此便讓女性靈魂開始墜入萬丈深淵:自拍、修圖、微整形、整容等等,漂亮便不再是模特兒們的專屬、更是讓年輕女性一夜成名的捷徑。

就在「人人都可成名15分鐘」的社會中,銀髮模特兒卻在時裝界內崛起,她們的魅力並沒有隨著歲月而流逝,內涵卻與皺紋共同增長,因為數字不再是限制女性追求自我魅力的藉口。2012年《VOGUE》美國版一月號封面,便找來62歲美國著名演員Meryl Streep 作為封面人物,也是史上最年長的封面女性。可見成熟女性所展現的知性美足以超越年齡,就好像 2009年經典奢華腕錶品牌 Rolex 率先使用84歲超模Carmen Dell’ Orefice 演繹「Classic is Forever」的廣告,白銀色的頭髮配上雋永韻味的氣質,充滿故事性的照片比起年輕少艾更具有張力。

隨後不少美容及服飾品牌都起用銀髮模特兒,如2011年時尚天后 Iris Apfel 為M.A.C拍攝廣告並推出她個人彩妝系,展現高齡女士同樣能有愛美的專利;Alber Elbaz  在2012年一口氣邀請多位素人擔任模特兒,其中最為矚目的便是八旬舞者Jacqueline Tajah Murdock 代言 Lanvin 廣告,完美地演繹出現代女性對時尚的追求不再止步於潮流;還有最出乎意料的 Celine2015年的春夏代言,Phoebe Philo 邀請她欽慕的美國傳奇作家 Joan Didion。不難看見時裝界的進步不僅僅是前衛的設計、大膽的概念,更著重奢華背後的內涵與歷史。銀髮模特兒的人生經歷增加了她們氣質韻味,更豐富了內在的涵養及知識,哪怕科技能改變容貌也不能為智慧整容。

銀髮模特兒的出現的不是潮流趨勢所致,而突破傳統社會價值觀的改革。除了廣告,時裝展上都出現不少素人、銀髮族、種族的模特兒:今季2019春夏系列出名喜愛使用不同的素人的 Demna Gvasalia,一如既往地找來銀髮模特兒為 Balenciaga 展示服飾、 還有 Valentino 及 Salvatore Ferragamo 都紛紛也使用銀髮模特兒開場,開宗明義地展現品牌的經典而永恆的價值。

US model and actress Carmen Dell'Orefice presents a creation by French designer Stephane Rolland during the Haute Couture Spring-Summer 2013 collection shows on January 22, 2013 in Paris. AFP PHOTO / FRANCOIS GUILLO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US model and actress Carmen Dell'Orefice presents a creation by French designer Stephane Rolland during the Haute Couture Spring-Summer 2013 collection shows on January 22, 2013 in Paris. AFP PHOTO / FRANCOIS GUILLO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看完上述例子,也許有人有會認為銀髮模特兒畢竟是廣告噱頭,事實是否真的無從稽考更是見仁見智。唯獨不能否認的是多樣性正是人類自我成長的必經階段。數碼時代的改變及科技的卓越帶來的影響更值得探討:因為人類對奢侈品牌的慾望比起物質滿足,生在千禧時代的大眾更傾向於炙熱地追求最為真實的包容性及啓發性的精神滿足。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