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 2016FW
GUCCI 2016FW
View Gallery2 張相片

Fashion

時裝的絲綢之路:天生最佳的藝術畫布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絲綢之路、絲絲入扣……從各種詞源用法上看,絲(silk)在中國商業、文化上一直擁有高貴、重要卻又詩意的味道,而在時尚界,它也承載了同樣輕於鴻毛的重量而重於泰山的美學和實用價值。

by Christopher Lai

by Christopher Lai

30 Jul 2019

View Gallery2 張相片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絲綢之路、絲絲入扣……從各種詞源用法上看,絲(silk)在中國商業、文化上一直擁有高貴、重要卻又詩意的味道,而在時尚界,它也承載了同樣輕於鴻毛的重量而重於泰山的美學和實用價值。

大約一萬年前,全新世的大暖期令中國有了溫暖的氣候,黃河流域變得適合桑樹和蠶的養殖,傳說黃帝妻子嫘祖發明「養蠶取絲」,考古學家估計最早5,500年前,就開始有人紡織絲綢。絲綢與中國的關係始終密不可分,絲綢織品技術曾由中國壟斷超過數百年,因其獨特細緻的手感和光澤,備受權貴所喜愛,最初期的絲綢製品更只有帝王才能使用。

隨人口增長和技術發展,絲綢業變成中國一支極重要的工業,甚至主導了當時的東西方貿易。這種中華高級紡織品從文化、商業上一直吸引西方世界的上流社會。因此,起初中國嚴密控制着養蠶業和絲綢織造業的技術流傳,禁止其流向外國,少數的例外只在於公元前200年朝鮮半島地區成功習得養蠶。

西方世界那邊,羅馬帝國要到公元550年左右才得到蠶種並發展養蠶技術。非常不可靠的傳說,幾個為東羅馬帝國皇帝工作的僧侶將蠶種放在中空的手杖中,從中國走私到達君士坦丁堡,加上後來拜占庭人發展到絲綢編織技術,皇室成員專享之後剩餘物資才能賣到市場上。雖然當時中國遠銷到歐洲的奢侈品眾多,但「絲綢之路」的命名反映了絲的獨特地位,當地元首及貴族曾以穿着用腓尼基紅染過的中國絲綢,作為為富有榮耀的象徵。

Hermes 2019
Hermes 2019
Hermes 2019
Hermes 2019
1 / 2

輕薄、柔軟卻擁有最高強度的蠶絲,到了工業革命以後已是全球共享的紡織工藝。儘管中國在養蠶業上仍然佔大部份額,但製作絲產品的設計藝術已是歐洲時裝界的天下。說到當代的絲巾時尚,很難不提 Hermès。愛馬仕每條絲巾上的圖案,皆由一位專屬設計師負責製作,由設計到成形共經歷七個工序,每款絲巾約需要一年半的時間去完成。而構圖即使天馬行空,背後卻有經過考據的典故和歷史。

PRADA 2019FW

PRADA 2019FW

絲綢染色性良好,是天生最佳的畫布。染印上一幅幅詩意、趣味無窮圖案的 Hermès絲巾,固然是藝術味濃的夢幻逸品。其他更重潮流的設計師也不斷用絲綢造文章,近年 Alessandro Michele 為 Gucci 打開新世紀的序章,用的就是一系列絲質蝴蝶領恤衫和睡衣,把中性的懶慵化成天橋風向;實用至上的 Maria Grazia Chiuri 給 Dior做的透視絲綢上衣,嫵媚又舒適。還有終極女王 Mrs. Prada 今年秋冬為女科學怪人送上絲製色丁的立體花手袋,誰看了心不折?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