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Lifestyle

著名平面設計師 Stefan Sagmeister 告訴你:美的反義詞並不是醜

by Katherine Ho

by Katherine Ho

24 Apr 2019

Stefan Sagmeister. Photo by John Madere

Stefan Sagmeister. Photo by John Madere

「美」這東西很難說,明明是主觀意識卻帶着客觀立場:看似是場簡單與裝飾的對決,但原來是「用心」與「粗心」之間的比較。《Sagmeister & Walsh: Beauty》書中提及「美」並不是一種膚淺的策略,而能激發人類感知,甚至給予人類更好生活的元素,而香港便是最好的例子。

《Sagmeister & Walsh: Beauty》是由Stefan Sagmeister和Jessica Walsh合著,兩人不僅是設計公司的合夥人,更靠着自己的信念及才能在設計界中心取得一席之位。不過他倆幽默隨和的個性,在眾多作品中都隨處可見,甚至連公司網站也毫不吝嗇地全天候現場直播工作室現況,實在饒有趣味。不過身在其中,便必謀其職。眼見人類在石器時代至二十世紀後期便擺脫「美」的元素,實在令人深感不安,因為「美」在過去影響着人類歷史、文化及社會結構,從而改變大眾的審美觀和生活。

書中共分為兩部分,前者為「美」給予有力的定義、闡述歷史與設計之間相互影響;後者則將人類對美的感知、普遍的理解進行調查及分析,引用多個社會上熟悉的生活作品來證明何謂「美」。「『美』的對立不是醜陋而是粗心。」因為世界上沒有人想設計出醜陋的東西,但若設計缺乏關愛和靈魂、少了功能及目的,那談何美麗呢?其中便以香港為例,將高樓林立的維港抹去,剩下的便是背山環海的自然風光。「當城市還原在人類建構之前,這個城市面貌稱不上『美』,反而在人類文明的發展之下,自然與社會改造讓香港成為大眾眼中的美麗城市。最出乎意料的是香港擁有着獨一無二的地理環境,相比起美國曼哈頓島便是百分百的人造城市。」這也成為Stefan最喜歡香港的原因,亦是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別以為Stefan以遊客身分看香港,其實他曾在1990年代因為探望朋友而偶然間接下香港廣告公司的工作,面對港人瘋狂工作環境、設計市場多年來都受到商業化主宰完全身同感受。「不過無論香港還是國外,所有設計專業好比建築、產品及平面設計,都缺乏對『美』的尊重,甚至認為它是多餘的。但我卻認為一味追求功能性反而會物極必反。例如1950、60年代的公屋項目,唯一的目的便是要容納最多的人,但事實上公屋設計不適合人類居住,20年後,這些公屋便全部清除。」由此可見,「美」終究是功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通過改善、轉變,甚至對情緒的表達,讓人類和社會變得更加美好。

既然如此,《Sagmeister & Walsh: Beauty》這個「美」計劃便從實體展覽延伸到社交平台,甚至出版書籍,讓大眾無法視而不見,也無法忽略「美」的重要性,務求「美」能夠再次被創作、再次投身社會貢獻大眾。

書中共分為兩部分,前者為「美」給予有力的定義、闡述歷史與設計之間相互影響;後者則將人類對美的感知、普遍的理解進行調查及分析,引用多個社會上熟悉的生活作品來證明何謂「美」。「『美』的對立不是醜陋而是粗心。」因為世界上沒有人想設計出醜陋的東西,但若設計缺乏關愛和靈魂、少了功能及目的,那談何美麗呢?其中便以香港為例,將高樓林立的維港抹去,剩下的便是背山環海的自然風光。「當城市還原在人類建構之前,這個城市面貌稱不上『美』,反而在人類文明的發展之下,自然與社會改造讓香港成為大眾眼中的美麗城市。最出乎意料的是香港擁有着獨一無二的地理環境,相比起美國曼哈頓島便是百分百的人造城市。」這也成為Stefan最喜歡香港的原因,亦是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別以為Stefan以遊客身分看香港,其實他曾在1990年代因為探望朋友而偶然間接下香港廣告公司的工作,面對港人瘋狂工作環境、設計市場多年來都受到商業化主宰完全身同感受。「不過無論香港還是國外,所有設計專業好比建築、產品及平面設計,都缺乏對『美』的尊重,甚至認為它是多餘的。但我卻認為一味追求功能性反而會物極必反。例如1950、60年代的公屋項目,唯一的目的便是要容納最多的人,但事實上公屋設計不適合人類居住,20年後,這些公屋便全部清除。」由此可見,「美」終究是功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通過改善、轉變,甚至對情緒的表達,讓人類和社會變得更加美好。

既然如此,《Sagmeister & Walsh: Beauty》這個「美」計劃便從實體展覽延伸到社交平台,甚至出版書籍,讓大眾無法視而不見,也無法忽略「美」的重要性,務求「美」能夠再次被創作、再次投身社會貢獻大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