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永遠懷念 Karl Lagerfeld: 摯友向時裝傳奇老佛爺致敬 (下)

從模特兒 Claudia Schiffer 到導演  Baz Luhrmann,編輯 Suzy Menkes 到南韓超模 Soo Joo Park,《Vogue》 編輯與挈友一同回憶老佛爺的傳奇一生。

by Liam Freeman & Radhika Seth

by Liam Freeman & Radhika Seth

3 Mar 2019

Suzy Menkes

時裝是有關改變的,而我喜歡改變。

Lagerfeld 於 2018 年的一個訪問中告訴 Menkes。兩人在職業生涯中一直維持著朋友的關係。

「我對 Karl 最喜歡的回憶是他在巴黎左岸的家中為 90 年代初時裝界新寵 Gianni Versace 舉行派對。名是派對,實為 Karl 對付競爭對手的一種俏皮手法。在派對上的每人一杯香檳、一碟魚子醬吐司,甚至每一位邀請來的時裝達人,都叫 Gianni 膽怯。當 Karl 站在樓梯頂,以勝利的姿態迎接來賓,Gianni 卻畏葸不前,躲在意大利朋友圈子中。他當晚行為似貓一樣,可惜當年的 Karl 沒有特別喜歡貓。這就是我們叫的『搶風頭』。」

「 Karl 看書的速度似我們時裝人吃黑朱古力時狼吞虎咽一樣。他喜歡討論書本,他甚至給我寄了一些他看過的讓我評論。當他的攝影作品都在透過圖像去描繪一個深刻的神秘故事時,這些書籍便像透過文字去描述故事一樣。他會在家收藏一摞又一摞的書。上年跟他談起有關閱讀時,他跟我説他用玻璃隔板取代了家中的牆壁。我問他那你如何去找回你喜歡的那本書。『人生如夢。』Karl 回答『我會再買另一本。』」

演員 Milla Jovovich 和 Karl Lagerfeld 在 Chanel Fall/Winter 2013 Ready-to-Wear 上見面。(Photo by Venturelli/WireImage)

演員 Milla Jovovich 和 Karl Lagerfeld 在 Chanel Fall/Winter 2013 Ready-to-Wear 上見面。(Photo by Venturelli/WireImage)

Milla Jovovich

演員,模特兒和音樂家,曾多次為 Chanel 拍廣告大片和為 Fendi 走秀,和 Lagerfeld 有著超過兩世紀的友誼。

「當你在秀上遇到最有名的人,見到最美的臉孔,你便自然會知道自己在 Fendi。那時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已經見過 Karl 數次,但我還未有機會跟他合作,所以那次為 Fendi 走秀我真的很興奮。在彩排的時候,我們收到後台人員的很多指示: 不要擺姿勢丶不要轉圈丶不要有停頓。製作人更瞪著我們説:『不要跟觀眾有任何互動!』」

 

「我的心當時沉了一下。如果你要模特兒走得似行屍一樣,那為什麼要請我呢? 天橋的設計近乎沒有台階,是一個圍繞著觀眾的大圓圈。我本來十分期待在天橋上跟我熟悉的人擊掌,穿著最美的衣服,聽著最好的音樂去跳舞。我只好似人形公仔一樣的去完成彩排。」

「我終於等到 Karl 為每位模特兒做最後的檢查。當他給造型師有關我穿的服飾一些方向時,他留意到我沒有平常一樣開心,他便問我發生了甚麼事。『Karl!他們說我們不可以做任何事! 不要跳舞, 不要轉圈! 我們甚至不可以跟觀眾說話!那簡直是… 沒有意義!』他停止手上工作,在烏黑的鏡片下凝視著我。我嚇得動彈不得,我以為我說話過火了。這始終都是他的秀。Karl 笑起來説:『我親愛的 Milla ,規則不適用於您。』然後他便繼續檢查其他女孩的造型。」

「當我在天橋上,我停下來,我轉了圈,我跳起舞,我更擊起掌。在我身後的另一位模特兒一直跟我耳語:『快點!』因為我停下來跟朋友打招呼的時候會阻礙到她。但我沒有理會,我因為我們有 Karl 的允許。當我回到後台,所有人惶恐的看著我。因為我的舉止無法預料,我毀了一切!不用再多說,自此他們沒有再用我。他們也怕了我。」

「經個月後,Chanel 聘請了我拍品牌的廣告大片,操刀的是 Karl Lagerfeld。自此,我便跟他一直合作,培養了一段長達 20 年的友誼。Karl 喜歡無法預料的人。他熱愛有創意,有熱誠的人。他特別心愛不跟規矩做事的人。因為他自己就是那個人。」

南韓出生,加洲長大的模特兒和 DJ 是 Lagerfeld 於業內的其中一位最愛。她於 Chanel 廣告大片出現,為 Karl 走秀,甚至參與品牌的 podcast。

南韓出生,加洲長大的模特兒和 DJ 是 Lagerfeld 於業內的其中一位最愛。她於 Chanel 廣告大片出現,為 Karl 走秀,甚至參與品牌的 podcast。

Soo Joo Park

「Karl 常鼓勵我要敢於表達自我,要有創意。我永遠不會忘記六年前我送了一幅我畫的畫給他,他竟然在幾個月後的一次拍攝時從他的日誌拿出來。他跟我說我有天份。從他的口中聽到這句說話簡直是最大的讚賞。他更叫我要繼續畫下去。自此,每逢幾季,我也會畫一幅畫給他去表示我對他的愛和感激。對於一個擁有一切的人來説,我想我可以送他的只有這些。令我感到驚訝的是他會花時間去給我這樣的一個女孩認可。這證明了 Karl 是一位雍容大度的人。他的活力,他的魅力以及他的智慧也是無人能及的。他和 Chanel 重寫了我的一生。我永遠也會心存感激。我會非常想念他。我對他的崇拜,尊重和回憶是永恆的。我給 Karl 和我 Chanel 家庭獻上我最直誠的愛。」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