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METGALA 紅地毯造型:誰能稱霸 CAMP 風格?

by Brooke Bobb

by Brooke Bobb

2 May 2019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最新服裝學院的展覽為 “Camp: Notes on Fashion” 推出展覽內容合集,沿着書脊中間位置便看見王爾德的經典名言「一個人若不是件藝術品,就該穿戴一件藝術品。」此妙語更是美國作家 Susan Sontag 著名的論文 “Notes on Camp” 的中心思想,也似乎成為以往 Met Gala 紅地毯造型的至理名言。即使gala 主題有如科技時代的時尚還是天主教,藝人們都能迅速地選擇讓人眼花瞭亂又萬中無一的造型,這也被稱之為時尚界的奧斯卡的原因:你不會在其他地方能看見 Rihanna 穿上 Maison Margiela 教皇服飾,也不會看得見 Versace 為 Zayn Malik 訂製的機械人手臂西裝。通過這種方式,Met Gala 早已成為 camp 的慶典,還不是因為這是最為時尚的時裝吧。

Sontag 在她的論文開端便開宗明義說明 Camp 是一種感受力,幾乎所有東西都能運用這種感受力。每年能夠被邀請出席盛會的幸運兒,都會竭盡所能地演繹指定着裝造型。有意無意之間,確實有不少都是 camp 風格的擁戴者。就好像2004年 Amber Valletta 頂着瑪麗皇后 Marie Antoinette 的假髮及緊身腰封出席當年 Dangerous Liaisons: Fashion and Furniture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的主題;2009年,麥當娜曾身穿還是 Marc Jacobs 擔任 Louis Vuitton 創意總監所設計的迷你短裙,和花花公子的兔耳,呼應 “Model as Muse: Embodying Fashion” ;不過說到 Marc Jacobs,2012年的時候他甚至瀟灑穿上喱士恤衫裙,下身搭配白色拳擊短褲,打造性別模糊之意,更將自己置身在「透視裙」的潮流漩渦中。

正如 Sontag 所著「Camp 的全意便是廢黜嚴肅。」箇中含義便是「將生活暗喻為戲劇」般夢幻,而不是所謂的主題性穿着或是嚴謹的服裝裝扮,反而是頭飾、錯視藝術、羽毛還有向歷史致敬。其實所有 Met Gala 的紅地毯都是不過是個舞台,男的女的都只是玩家們不受着裝束縛的無聊事。以下不少明都採用王爾德的建議,將時裝化為藝術,早在今年主題前便以 Camp 的形象出現在 Met 的盛會上。

去年在“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 盛會上,Rihanna 穿上由 Maison Margiela 以傳統教皇服飾為藍本所設計的裙子、斗篷及帽子,即是放肆、更是具有迷人魅力、衍生的、極度誇張的:而全部都是 fashion camp。

而美國演員 Jared Leto 和歌手 Lana Del Rey 都全力以赴地重新演繹宗教服飾,兩人都身穿 Gucci 訂製的服裝,甚至更為這盛大而炫目的紅地毯造型特意打造極具戲劇性的頭飾。

美國演員 Frances McDormand 於去年披上由Pierpaolo Piccioli  設計的Valentino 晚裝,搭配讓人眼花瞭亂的炫目頭飾。她向來時尚觸覺敏銳為明,顯然易見今次以 showstopper 的角色裝扮呈現。

2016 年Sarah Jessica Parker 選擇 Monse 以 Hamilton 風格的燕尾服套裝出席 “Manus x Machina: Fashion in an Age of Technology” ,但卻讓她受到不少抨擊。隨後 Sarah 並解釋自己不想穿上什麼東西來慶祝現代科技,甚至是未來科技,反而是想展現十八世紀所衍生的思想和生產的革新。

Lady Gaga 所展現的都是與 camp 息息相關,而她在2016年的時候選擇來自 Versace 所訂製的連身衣,突顯出她對 Sontag 論文的奉獻精神。加上那對恨天高的高跟鞋更是 camp fashion 的最佳裝備。

1999年,美國演員 Liv Tyler 和設計師 Stella McCartney 身穿印有 “Rock Royalty” 的自製恤衫走紅地毯,自嘲自己是經典音樂家的後代。

說到 “Anti-serious”,Marc Jacobs 更是玩味時裝大王,2012年黑色透視喱士襯衫長裙是最好的證明,藐視性別的紅地毯造型儘管不算好看,但確實讓人驚艷。

裝飾豪華的頭飾往往都能輕易塑造成標誌性的 camp 風格,而美國饒舌歌手 Cardi B 便在去年盛會上展現出 Jeremy Scott 設計的 Moschino 服裝。

2014 年為慶祝 “Dangerous Liaisons: Fashion and Furniture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為題,著名模特兒 Amber Valletta 特意戴上假髮、穿上 Maggie Norris 高級訂製的緊身衣及 John Galliano 的裙子,向瑪麗皇后致敬。

Madonna 在音樂職業生涯中盡現不少 camp 風格作品,當她遇上時裝的時候,更從不害怕、搖擺不定。2009年,一身 Louis Vuitton 的迷你裙、過膝高跟鞋,以及頭上的標誌性的花花公子兔耳朵頭飾為「以模特兒為謬斯」主題亮相。

2011年,《VOGUE》日本版主編 Anna Dello Russo 以 Alexander McQueen 的晚禮服襯托頭上耀眼的雞蛋雕塑頭飾。「因為一週前是復活節,我覺得身上留有復活節的痕跡是件好事。」她接受紅地毯訪問的時候回答道。

超模 Lily Cole 身穿  Dame Vivienne Westwood 的透視氣球形狀的晚裝設計,以顛覆傳統的形象完美地演繹出女性化的龐克風格。

 

Katy Perry 最為荒誕的 camp 造型不就是那巨型炫耀的翅膀嗎?

頭頂具有中性態度及輪廓的寬邊禮帽,襯托內裡鑲嵌碎石的頭套。看來 Janelle Monáe 在2018 的 Met Gala 發掘自己 camp 的風格。

將金屬機械手臂化成經典黑色西裝的一部分? Zayn Mlik 穿上具有未來感的 Versace 訂製造型出席 “Manus x Machina: Fashion in the Age of Technology” , 這不就正正呼應 Sontag 所提及到戲劇性的展示。

2016 年 Zac Posen 為美國演員 Claire Danes 設計經典的舞會晚裝,乍看之下不過是平平無奇的晚禮服,當她踏進環境昏暗的紅地毯時,裙子上全所有 LED 都同時點亮勾畫出整個輪廓。

Cher 的透視裙子才是 Met Gala 當中最為挑釁性的造型。這是1974年 Bob Mackie 所設計的透視裙,以刺繡羽毛及亮片為主軸,重新改寫紅地毯上的性感定義。

原文源自於《VOGUE》美國版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