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Lifestyle

不丹幸福的哲學:「不着急,不擔心。」

隱世的不丹,旅遊業與日興盛,但無損獨特的精神魅力,當地人生活仍然充滿活力,前往這快樂國度,一探究竟。

by Gavin Yeung

by Gavin Yeung

27 Jun 2019

日蓬堡的庭院

日蓬堡的庭院

「不着急,不擔心。」六個大字,印在高速公路旁的混凝土牌匾上,字字深刻,像安慰我們。在香港出發,到曼谷轉機,通宵達旦的旅程,叫我們疲憊不堪,從機場開車飛越山間滑坡,伴隨我們的,只有如極強氣旋風暴「法尼」般的傾盆大雨,稍瞬即逝的六個大字,叫我們眼框紅了。

不丹,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似乎不如預期。

駛入首都廷布(Thimphu)之時,雨仍然下個不停,美麗的傳統房屋,似乎未能壓止灰色蔓延。我們的四驅車在沒有紅綠燈的路上,蜿蜒向上而行,城市景色逐吋消失,松樹偷入眼簾,‭ ‬換上Amankora酒店的庭院,這是不丹國內第一間外資擁有的度假酒店,友善的員工勤快地歡迎我們,奉來熱呼呼的蘋果酒,午餐是南瓜湯和烤鰤魚,安坐於一室暖和木製餐室內,細聽門外猛烈風哮,一切,似乎開始變好了。

僧人在帕羅的日蓬堡履行職責

僧人在帕羅的日蓬堡履行職責

自2000年中開始,每年都有無數刊物選出不丹為「最新旅遊熱點」,不丹擁有一個完美的旅遊故事:夢幻般清純的社會、上鏡的王室成員、莊嚴宏偉的寺廟建築、原始的山谷和壯麗的白皚皚山脈。不丹理應成為最受歡迎景點,但時至今日,縱使當地仍然備受關注,到訪的人數仍然有限(2018年,約274,000名遊客到訪不丹,而鄰近的尼泊爾則有100萬人次)。

舞者在Amankora表演德拉邁茨鼓舞

舞者在Amankora表演德拉邁茨鼓舞

說到這喜馬拉雅王國時,香港人經常記起我城最著名的兩位演員:梁朝偉和劉嘉玲,他們於2008年,在不丹的COMO Uma Paro度假村,舉行了低調的佛教儀式婚禮。來過不丹的名人還有李連杰、Leonardo DiCaprio、Richard Gere、Cameron Diaz等,他們到不丹是為了逃避作為名人的眩光,尋找靈性。已故的鄧永鏘爵士,為Amankora在2004年開幕的第一批嘉賓,他談到這經歷:「不丹是城市理性與荒野情感之間的完美平衡。」

祈禱輪遍布不丹,滿足了人們的願望。

祈禱輪遍布不丹,滿足了人們的願望。

不丹的低調,某程度上是政府推動的,除印度人外,所有遊客都必須通過當地旅行社預訂行程,並在旺季期間,每天支付250美元的關稅。導遊任何時侯都必須陪伴在側,即是代表獨立旅遊無用武之地。這些努力的成果,對遊客來說,顯而易見。

在清晨徒步前往虎巢──十七世紀的佛教寺院,依山而建的設計,令它成為不丹最受歡迎的地標,在Instagram上大受歡迎,即使在如此經典的景點,遊客人數稀少,仿如直立的行人道,叫人群不敢聚集,於懸崖峭壁之間,景觀一覽無遺。‭ ‬在虎巢神聖的大院內(傳說大師仁波切,即是第二佛,乘坐飛虎到來,因而得虎巢之名),迷宮般的走廊泛着杳杳香火,眺望帕羅山谷全景,令人嘆為觀止。四座寺廟內狹窄的祭壇房,沉澱重重歷史,牆壁上掛滿了五佛的畫作,他們默默地安望人們,帶來無限寧靜。

不丹的傳統宗(Dzong)建築往往錯綜複雜

不丹的傳統宗(Dzong)建築往往錯綜複雜

「不着急,不擔心。」似乎能夠簡單說明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1972年,第四任國王Jigme Singye Wangchuck在不丹開放旅遊業兩年後,創造了這一個術語,意思是任何經濟方向,必須優先考慮不丹公民的幸福,而不只考慮生產力,這既是指標亦是哲學,奠定了國家不慍不火,不徐不疾的發展態度。在廷布的紀念佛塔周圍,有不少奉獻者環繞佛塔而走,他們叫此為kora。Nidup是我的書呆子導遊,他溫柔地解釋在國民幸福指數倡導下,國家如何刻意地緩慢發展,以避免過度勞累的「錯誤」,或者是其他國家帶來的所謂現代化。為此,不丹摒棄外部影響,堅持自己的傳統。電視在1999年才面世,吸煙需要許可證,今年4月,不丹政府永久禁止使用塑料袋。

Amankora的客房

Amankora的客房

不丹的官方宗教金剛乘佛教,教義符合國家對幸福的追求,它強調刻己,與自然和諧相處。憲法規定,‭ ‬森林必須佔國家土地60%,不丹是世界上唯一的負碳排國家,意味着國家的環保政策頗為成功。導遊Nidup告訴我,不丹人會在休假時,參與社區服務,而不是去海外旅行,其中一個最有名的例子是本為醫生的不丹總理,喜歡在周六於公立醫院執行手術工作,減輕他在議會的壓力。有一天,當我們開車經過一群穿着制服的學童,在路旁擺動大袋垃圾,Nidup解釋,學生每月都要撿垃圾,讓他們了解到保護環境是公民的終生責任。

日蓬堡台階上的一位年輕修士

日蓬堡台階上的一位年輕修士

不丹的聲譽,似乎無可挑剔,經常被譽為健康的旅遊勝地。Amankora憑藉這點,在風景如畫的鄉村環境中,建起遍布全國的五間旅館。在帕羅(Paro)旅館,客房坐落在小溪交匯的松樹林中,幸運的話,甚至可以在房間看到樹林之間的傳統堡壘(Dzong)。如果住上一星期,可以入住五間旅館,走勻全國,日間參加冥想課程,點起佛教的酥油燈,把祈禱文藉風馬旗傳播各處,以精神體驗旅行。每間旅館都備有水療中心,傳統熱石浴可舒緩疼痛關節,放鬆心情,如果艾草浴水開始冷卻,一敲鐘,服務員便會端來熱烘烘的大石扣,掛進浴缸的木製滑槽,溫度馬上恢復到舒適的熱度。

Amankora的廷布旅館呈現出對宗(Dzong)建築的極簡主義重新詮釋

Amankora的廷布旅館呈現出對宗(Dzong)建築的極簡主義重新詮釋

任何旅程,最大的醒覺來自靜止時刻。在神秘的不丹,宏偉的建築和田園風光​​,讓那些靜止的時刻,更加深刻。回到廷布的旅館裏,我聽四位女士唱着祖先的歌,演跳不丹的民間舞蹈,我感到無比榮幸,能夠在洶湧的潮流捲到前,見證一個處於變化邊緣的國家。現代化或許會驅走純真,‭ ‬「人們忘記了,快樂不代表擁有。」我的攝影師Jigme的話叫我深思,「活在當下,安於所有,正是我們缺乏的。」那一刻,至少我安於現狀,看舞者在搖曳的、褪色的光影中,交換羞澀的笑聲,叫我活在當下。

 

Photography Jigme Thinley & Gavin Yeung

1 / 7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