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Gallery2 張相片

Fashion

高級訂製服裝展揭開缺乏多元性的殘酷現實,Valentino 率先垂範史上最多元的模特兒

Valentino 在2019春夏高級訂製系列有一半以上是有色人種,令其成為史上最多元的高級訂製系列時裝展之一。

by RADHIKA SETH

by RADHIKA SETH

2 Jul 2019

View Gallery2 張相片
Valentino 在2019春夏高級訂製系列有一半以上是有色人種,令其成為史上最多元的高級訂製系列時裝展之一。

Valentino 2019 春夏高級訂製系列於巴黎 Hôtel Salomonde Rothschild 富麗堂皇的大廳展出。整個系列綴上羽毛、荷葉邊與花卉印花的拖地長袍不只是對傳統工藝的歌頌,更是對未來的展望。

天橋上演繹品牌創作總監 Pierpaolo Piccioli 的奢華設計中有一半以上是有色人種,令其成為史上最多元的高級訂製系列時裝展之一。來自南蘇丹的 Adut Akech 披上一件帶有荷葉邊的粉紅斗篷開場,而為時裝展作結的則是於14年後身穿黑色歐根紗長裙重回 Valentino 高級訂製系列天橋的 Naomi Campbell。當中還有首次亮相的索馬里裔美國新人 Ugbad Abdi,大家熟悉的 Alek Wek 和 Liya Kebede 以及中國超模劉雯和賀聰。雖然這場時裝展讓 Naomi Campbell 和坐第一行的 Céline Dion 流下溫馨愉快的眼淚,但同時也揭示了時裝產業缺乏多元性的現實。在時裝周緊迫的時間表中,Valentino 仍然採用多樣的有色模特兒是行內的例外。

時裝產業缺乏多元性一直是整個行業的問題,但根據最近的統計,於成衣中有色人種出現的數字一直上升。Fashion Spot 的 2019 秋冬報告指出該季天橋上的模特兒種族為最多樣化,其中佔 38% 為有色人種(比 2019 年春夏增加了 2.7% )。而高級訂製系列卻不是這樣,當中佔比明顯較低。在 22 個時裝展中,只有 26% 的造型是由有色人種所演繹。帶領開場和作結的模特兒也有同樣問題。Adut 為 Givenchy 開場,Selena Forrest 則為 Dior 的展領頭,而 Tami Williams 也為 Balmain 作帶頭的模特兒,但本季壓軸出場的主要是白人。Chanel 在 2018 年的秋冬系列創造了歷史,Adut 為其高級訂製系列壓軸出場,成為自 2004 年 Alek Wek 之後第二位為 Chanel 高級訂製時裝展作結的黑人女性。

「像這樣的時裝展象徵着我們行業的進步。」Adut 跟 Vogue 說。「 我們未來會回顧這些時刻,但我確實希望它會帶來更持久的變化。」Namoi 贊同。「 Valentino 的時裝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用了四個月的時間去找模特兒,你可以看到他們的心血。讓我回想起我在 Yves Saint Laurent 簽訂合同的日子。他只是想在美感和美學上出發去配合他的設計,所以他們用大量時間把事情做好,他們不是要即棄的模特兒。」

缺乏包容性的原因部分可歸咎於高級訂製對採用模特兒都是應急的心態。雖然於 Valentino,Pierpaolo 的長期合作夥伴 Patrizia Pilotti 親自挑選2019春夏 的陣容,許多巴黎品牌仍然依賴模特兒公司提供當地的人選。模特兒公司可能沒有簽下有色人種或有利誘的讓他們到各大品牌嘗試。「這都是十分經濟。」資深選角導演 James Scully 向 Vogue 解釋。「Chanel、Dior、Givenchy 和 Valentino 可以為模特兒付機票錢,但其他品牌沒有同樣的廣告效益。他們一定不是模特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場展,他們的報酬不高,而且沒有模特兒可以同時受多於一個品牌僱用,尤其是有色人種。」

在選角問題以外,James 認為高級訂製時裝周需要更多轉變。「時裝周感覺不合時宜。」他補充。 「時裝必須是民主的,但高級訂製時裝對普通人來說完全無法接觸。」由於對傳統,幻想和古老工藝的承傳,時裝的價值體系可能會令一些品牌無法改變,但它卻同時激勵了部分品牌顛覆傳統的期望。

Pierpaolo 對 Valentino 的願景是將時裝與二十一世紀接軌。 「 當你想到高級訂製服時,你會想到過往的圖像。」設計師告訴 Vogue。「 高級訂製服本為白人女性而設,而非黑人女性。但於今天,高級訂製服不單是關於美麗和奢侈,它更可以是現代的。不一定就衣服設計而言,但就穿着它們的女性而言,現代在於包容性。」

James 相信 Valentino 的轉變是永久性的。「這埸時裝展的信息很強。」他說。「這一次,我希望他們帶一些模特兒回到天橋。看到最近他們男裝時裝展上的模特兒,我認為包容性會是他們的標準,不僅是今季的聲明。」Pierpaolo 的成功會促使其他品牌效仿嗎?可能會促進更大的種族多樣性,但在其他方面的包容性,包括老年,大碼,跨性別,非二元和殘疾模特兒也需要顧及。

現年 71 歲的 Maye Musk 和跨性別者 Teddy Quinlivan 分別於2019春夏的 Dundas 和 Alexandre Vauthier 出現。展望未來,我們的目標是要多元性成為標準,而不是偶爾的話題 ,當高級訂製服越來越全球化,千禧一代肯定會更為欣賞。「 我認為高級時裝是永恆和多樣的極端表現。」Pierpaolo 補充說。「 高級訂製服都是關於自我的。」

隨着巴黎本周為另一輪時裝周作準備,戲劇性的輪廓,奢華的面料和富歷史的場地將會像過去一樣保持不變,而在天橋是上的面孔卻正在慢慢改變, 這可能是彌補高級訂製時裝的恩典。

原文轉載自《VOGUE》英國版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