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2019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Spring 2019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Spring 2016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Spring 2016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Fall 2016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Spring 1997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TAGGEDARCHIVES.com
Fall 2016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cons from I.T
Fall 2016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Spring 2016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I.T
Spring 2016 Ready-to-wear, Comme des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TAGGEDARCHIVES.com
View Gallery12 張相片

Fashion

Gene Krell 對川久保玲的一席話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一位超越時空的設計師,她並不視自己或她的設計為經典,而是以設計來表達她因深奧難解和無價值而被人所摒棄的事物所萌生的某種情緒或意識形態,並歌頌這些想法,享受其中。像她自 Spring 2014 年開始決定挑戰創作極限, 只做別人沒有做過的設計,交出了10個影響世人的服飾系列,到了 Spring 2019卻公佈不再推出 “no clothes”系列,回本溯源設計了一個回應 Self-criticism 的系列,設計甚有當年被調侃但隨後成為最經典系列之一“Body meets dress, dress meets body”的影子。

by Gene Krell

by Gene Krell

6 Apr 2019

View Gallery12 張相片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一位超越時空的設計師,她並不視自己或她的設計為經典,而是以設計來表達她因深奧難解和無價值而被人所摒棄的事物所萌生的某種情緒或意識形態,並歌頌這些想法,享受其中。像她自 Spring 2014 年開始決定挑戰創作極限, 只做別人沒有做過的設計,交出了10個影響世人的服飾系列,到了 Spring 2019卻公佈不再推出 “no clothes”系列,回本溯源設計了一個回應 Self-criticism 的系列,設計甚有當年被調侃但隨後成為最經典系列之一“Body meets dress, dress meets body”的影子。

變老的問題是你往往會忘記通常不會忘的事情。我這樣說是因為實際上我並不太記得跟川久保玲(Rei  Kawakubo)的初次會面……我記得在哪裡和當時的情況,只是不太確定。八十年代我住在倫敦,為這個時代另一位偉大設計師Vivienne Westwood的品牌負責協調工作。

當Vivienne在東京開設了她的旗艦店時,就是由我介紹她和川久保玲認識,可是除此之外我就不太記得了。在第一次見面前,我已得知關於Rei的一些事情。她就像Vivienne一樣自學成才。作為一名時裝設計師,我也大概理解她的設計元素。她在布料上剪洞,以創造一種人們想像的空間自由感,從而進一步探索人體的形態。Rei視之為反華麗的運動。我會稱之為「撕裂與磨損」(Torn  and  worn),其他不是那麼友善的人會稱為「廣島時尚」(Hiroshima  chic)甚至使用更糟更愚蠢的字眼。儘管如今我們看見她的才華,但當時許多人對她的設計或設計哲學感到困惑,並不是所有人都信服,當中包括已故權威時尚傳媒工作者 Hebe Dorsey,她不了解川久保玲的整體設計美學,或是這種「技術超越公式」(Technique  over formula)的設計方法,誠然,當時的潮流並不習慣和歡迎這種時尚。

這個行業是一個非常安穩的地方,並存着種種限制,當然也不太容得下這種獨特的設計。然而這種格格不入,正是它的美德。

她的品牌建立於1973年,然而直到八十年代,它才開始蓬勃發展並獲得認可。差不多這個時候,我們再次相遇並建立友誼。早期的巴黎系列存在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Rei的追隨者就像她那樣穿上黑色衣服、沒有首飾、沒有化妝,因此他們被命名為「黑烏鴉」(The Crows)。他們很樸素、奇特,以及非常傑出……時尚界從未見過像這樣的東西,也當然沒有,因為這極為強大而且耐人思考。

最重要的是,隨着越來越了解 Rei,我們永遠無法確定她的設計的目的,但它延伸了藝術(對,是藝術)和創作過程的對話。它挑戰了美麗是甚麼、美麗擁抱甚麼、人們如何定義美麗的世俗規範。更重大的意義在於,我覺得它促使女性學習如何看待自己。這並非特別通過他人的視線(特別是男人),而是通過更加個人和私密的形式與內心的聲音對話,來審視表達自我的重要性。Rei 的最大才華並非去控制或物化女性,而是解放她們,令她們成為自己認為最吸引的樣子。

Spring 2015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TAGGEDARCHIVES.com

Spring 2015 Ready-to-wear Comme des Garçons from TAGGEDARCHIVES.com

多年來,我一直很榮幸Rei表示有興趣與我和日本《Vogue》(我擔任國際時裝總監負責創意指導)合作,直到2002至2003年,夢想終於成真。我們創作了四個迷你系列,包括「Bell-Bottom Blues」、「 Be-bop Bohemian」、「Sporting   Life」和「Tribal  Nation」,回應時尚次文化的出現。此外,我們也在2003年巴黎的秋冬系列合作,我協助設計主題「Mental Pilgrimage」的圖像。不用說這系列仍舊是我的最愛之一,因為它以非常獨特的視角結合藝術和時尚領域(以及一些哲學),而這些只有依靠 Rei 的才華方可實現。

人們不時問我真實的 Rei 是怎樣,與她合作是甚麼感覺。這些都是非常私人的事,我就不在此公開談論。簡而言之若我輕率地告訴他人,那將會影響我們的深厚友誼。我永遠不會背叛她的信任。可以告訴大家的是,Rei是我所認識的其中一位最有愛心和最仁慈的人,我尤其珍惜與她一起的時光。而且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作品本身,僅此而已,這亦是我一直欣賞她的地方。

她所追求的不是讚賞,也不是榮耀。她抗拒成為偉大的偶像,由始至終她都擁有一個真誠和謙遜的心,認為創造會使我們變成更好的人,因為人們會保持堅定及好奇,致力達至自己的理想,並在創造性的對話中得到救贖,從而培養和釋放想像力……這使所有人都成為藝術家。

今天時尚分為兩大類:造型師和設計師,Rei 自然是後者。她的時裝系列探索時尚具有多重表達的概念。她並不視自己或她的設計為經典,而是以設計來表達她因深奧難解和無價值而被人所摒棄的事物所萌生的某種情緒或意識形態,並歌頌這些想法,享受其中。那個演奏走音的失敗者、所有的瑕疵,都有神奇魔法,因為它們歌頌我們的與別不同,以及讓我們在面對一切腐敗和操縱時,能為自己發聲。

她認為自己不是詩人或救世主,而僅僅是一個凡人,表達生命中的矛盾最能塑造我們的這個想法。

Photography: Tim Wong
Styling: 張墨 Daniel Cheung
Model: Bo Gebruers @ Marilyn Agency and Laura S @ model Genesis

Casting director: Olivier Duperrin
Make up artist: Jenny Shih @ ZING the makeup school
Hair stylist: He Zhi Guo
Manicurist: Pinky
Styling assistant: Natasha Erica Choi
Producer: Jaye Yau and Katherine Ho
Special Thank to TAGGEDARCHIVES.com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