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Culture

首飾品牌創辦人Fiona Marin-Kotur 西環打造6層高的時尚之家

在西環的心臟地帶,出身時裝世界並自創首飾品牌的Fiona Marin-Kotur築起有如萬花筒的家,配襯一室自然家居。

by Gavin Yeung

by Gavin Yeung

14 Jun 2019

Fiona在藍色圖書館中擁抱了她的拉布拉多犬 Charlie。她穿上品牌Tabla的長衫。

Fiona在藍色圖書館中擁抱了她的拉布拉多犬 Charlie。她穿上品牌Tabla的長衫。

香港的設計家居,為數不少,但大多隱藏在西貢、淺水灣,或者近在半山的咫尺之間,多年來,Fiona Marin-Kotur和從事金融的丈夫Todd就住在中半山的住宅,眺望如畫一般的維多利亞港。

二樓的起居室主要以黃色裝飾為主, 配合訂制的組合沙發、Maison Jansen設計的棕櫚樹燈和由Fiona設計的雞尾酒桌。

二樓的起居室主要以黃色裝飾為主, 配合訂制的組合沙發、Maison Jansen設計的棕櫚樹燈和由Fiona設計的雞尾酒桌。

Fiona在創意十足的家庭中長大,她的媽媽是服裝設計師、時裝插畫家、藝術家和室內設計師,她的妹妹是前美國《VOGUE》的時尚總監,Fiona好像注定和時裝結下不解之緣,曾經在Gap、 Ralph Lauren工作,也曾幫助過Tory Burch 建立時尚王國。 2002年,她追隨丈夫到香港工作,2004年,她在家中的客廳找到靈感,建立自己的首飾品牌Kotur,不過她仍然覺得自己和這裏的生活、街道,有點脫節,而她的四個孩子Rex 、James和孖仔George及Wyatt ,都覺得在這城市長大,只是旁觀的過客而已。

復古的Vladimir Kagan沙發和Ron Arad的Well Tempered Chair為光線充足的地面一層帶來點綴。

復古的Vladimir Kagan沙發和Ron Arad的Well Tempered Chair為光線充足的地面一層帶來點綴。

回帶八年前,Marin家族的環境已經面目全非,他們承繼了一棟六層高的公寓大樓,建於1960年代,位處西環寧靜的小街內,雖然單位看來爛透了,但Fiona在建築之間看到可塑性,在紛亂的香港中,這可能是她家之所在。是次發掘後,Marin家族開展了長達一年的收購計劃,及後一年,請來建築師Alexander Stuart為大廈進行一年的重修。

Candida Höfer的作品掛在娛樂室的石灰華壁爐上方。

Candida Höfer的作品掛在娛樂室的石灰華壁爐上方。

今日看來,大廈簡潔純白的外型,完全看不出過去的痕跡,走進室內寬廣的客廳,像踏進另一個世紀,Art Deco的設計,靈感來自二十年前,到東京都庭園美術館的一趟旅行(1930年代前是小君主的皇宮),為室內添上歷史感,水磨石地板刻有黃銅銀杏裝飾,點綴中見巧思,Fiona解釋:「開門而進,葉隨風落,就是這意思。」整個空間有大量自然光,從街上透過落地大玻璃滲進來,柔輕和暖;從另一房間灑進來的光,則來自特大的玻璃窗,能看到小型的裝飾花園,整個客廳可以容納100人,由雞尾酒會到簽書會,就算連Fiona的丈夫Todd為經濟學院院長舉辦的講座,也可應付自如。

孖仔George及Wyatt的肖像掛在廚房的餐桌上方。

孖仔George及Wyatt的肖像掛在廚房的餐桌上方。

縱使客廳空間寬敞,但Fiona‭ ‬一家最愛流連廚房,一樓的廚房用色單元,Bulthaup的漆面廚櫃,塗上金屬裝置和藍灰色調,帶二十世紀中期現代主義感覺。孩子們在廚房做功課,另一位住客‭- ‬拉布拉多犬Charlie陪伴在側,在長椅邊的角落靜靜陪伴。四個大男孩就讀漢基國際學校,參與不同體育活動,分別在不同的時間放學,回到家中,他們會馬上和家中的嬸嬸,用流利的國語閒聊幾句,再各自跑上樓梯,回到自己的房間,當各人在家中叫嚷,響徹梯間,最後唯有打電話給對方才能講話,這種可愛的互動,令室內更富生氣。面對熱鬧的家,Fiona有時也會逃離一下,她帶我們到她的小天地——衣帽間,房內以絲綢包裹的屏風,出自上海藝術世家的第三代,為屏風手繪上銀喉長尾山雀、木蘭和芍藥,「這是我的女生小天地,」她說時充滿自豪,「我想要非常女性化的感覺,因為我和多位男士共處,他們不太理解我的美學呢!」

主臥室配有一張仿四柱床,床上掛有亞麻窗簾,增加了隱私。

主臥室配有一張仿四柱床,床上掛有亞麻窗簾,增加了隱私。

David Hicks設計的Cole&Son的六角形壁紙裝飾了Rex的臥室。

David Hicks設計的Cole&Son的六角形壁紙裝飾了Rex的臥室。

顏色在屋內非常重要,雖然每個角落都稍有不同,但最終仍能將整體色調帶出來,二樓的客廳像荷里活攝政風格,燦爛的鮮黃色,呼應1950代Maison Jansen設計的棕櫚樹燈,讓男孩和朋友在這裏看電影。旁邊的藍色書房,顏色配襯來自Fiona小時候的屋,在中央的Yves Klein的桌子, Fiona親手為它點綴藍色,「最初我想所有藍色都要配搭好,後來我想深一層,只要是夠多藍色,其實也沒有甚麼所謂吧!」她繼續解釋,「這是叫人很放鬆的房間,亦是唯一一間,除了睡房,我們會靜下來的房。」

James的連接浴室內的幾何瓷磚也是特別訂制。

James的連接浴室內的幾何瓷磚也是特別訂制。

Fiona的大屋內還有多個值得一看的洗手間,她將洗手間設計成趣味十足的地方,比如牆壁和地板使用相同顏色和圖案,幾何的黑白間條、綠色陶瓷磚、閃亮的縞瑪瑙貼滿牆和地板。說到她的室內設計風格,她說:「我覺得每間房都應該有自己的個性,讓空間有不同感覺。如果你想要這種感覺就到這種房,那種感覺就那種房。」

‭ ‬Fiona兩位最大的兒子Rex和James分別是18和17歲,即將在未來一兩年,到外國升學,‭ ‬Fiona‭ ‬坦言改變將至,但不想面對,「我很習慣家中熱鬧,活動多,他們不在,我也有點傷感,但我想維持現狀,直到不可能為止。我們甚至會將房子改裝為小公寓,讓他們可入住,我太愛這一區,不想搬走。」她計劃辦更多晚宴,讓酒店和餐廳來辦講座。有一點肯定的是,Fiona熱愛豐富顏色,而且定必放入下一個計劃,「我有百萬個想法!」她說,「只是需要更多房子呢!」

Photography:Mitchell Gen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