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即便沒有實際接觸香港的朋友,你們依舊用各種方式給我鼓勵、溫暖……希望我們都能用這份愛的力量去溫暖身邊更多的人。

陳昊森

Sweater, Gucci.

Sweater, Gucci.

陳昊森:耀眼的怪物新人

今年24歳的陳昊森因為《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從寂寂無名的小伙子一舉成為「小金城武」,更被簽進華研音樂,他絕對是你要留意的大勢新人。

因為 PTT 的表特版(台灣網上論壇),2015年他被節目製作人找上,以本名陳世承參加綜藝節目中的「型男高校生」單元。他一開始以為是詐騙,但後來獅子座的他想着,嗯,有何不可?就此無心插柳登上小熒幕,然後拿到參與電影《青春熱血之東北插班生》的機會。他記得第一次試鏡是在露台上唸台詞,沒想太多,就是做好別人交代的事。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很魔幻了,他在回台中的路上收到錄取消息,跟學校請了幾天假就到北京開記者會,懵懵懂懂的他,拍完之後才開始覺得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演員。

昊森坦言一開始看到《刻在》劇本時覺得難度很高,因為阿漢有太多場哭戲,他還跟導演討價還價,說了很多阿漢不哭的理由,當然沒被採用,但沒想到一上戲眼淚就飆出來了。「阿漢某部分來說,是成長經驗內心裏的那個我,是過去很壓抑的自己。我雖然太陽獅子但上升雙魚,所以滿糾結的,我當初也覺得這個角色是雙魚座。」

《刻在》無疑是一部描寫青春頌歌的電影,更是在探討愛的純粹。昊森說:「不管你的性向如何,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阿漢,也有一個 Birdy,渴望愛人與被愛,純粹而簡單。」問到他的初戀,昊森笑了。他初戀是在國中時期,還會跟對方寫交換日記,那時的純純愛戀讓他總是期待下課時短短的十分鐘;一開始雖然是女生寫信給昊森,但最後是由他告白。「某方面我覺得男生應該要主動。我每次喜歡的類型不太一樣,但最重要是善良和真誠,有自信是吸引我的第一關鍵,我不喜歡甚麼都悶在心裏的女生,喜歡直率坦白的。」

對於昊森而言,當演員或歌手都能夠用影響力改變世界,如同 Leonardo DiCaprio 用自己的力量提倡第八藝術和環保議題;而周杰倫的歌更是伴隨着整個世代的人。昊森說:「《刻在》是我第一部主演的電影,演完之後收到一封觀眾來信,她說看完電影之後才知道她女兒的想法。某部分來說,我好像已經完成了這個願望 ,用作品跟大家對話。」

昊森身上那股與生俱來的瀟灑着實令人印象深刻,他胸膛的那塊刺青,更是為了紀念他一位重要的朋友。「我選擇用刺青紀念他,因為他的意外過世對我衝擊很大,所以我要把這個圖樣刻在我的身上,也提醒我要珍惜每個當下,他是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防疫期間請大家照顧自己,關懷他人。我會繼續帶給你們更多作品的。

曾敬驊

Shirt, H&M Concious Collection. Jeans and shoes, all Gucci.

Shirt, H&M Concious Collection. Jeans and shoes, all Gucci.

曾敬驊:內斂沉穩的導演魂

去年入圍金馬最佳新演員的曾敬驊,今年不過22歲的他,出道至今的四部影視作品:《返校》、《誰是被害者》、《做工的人》和《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都叫好叫座。這次與陳昊森搭檔同志純愛片,被許多人譽為天菜新演員。

敬驊高中時其實是體育班,他本想以游泳升學,但也理解體育為志業的困難,於是開始找第二興趣。因為喜歡看電影,大學選了影視系,進去後才發現導演和寫劇本是很有趣的事。劇本寫一寫,電影看一看,敬驊也意外體悟到表演對編導很重要,於是開始了平日在高雄念大學,週六日跑到台北上表演課的生活。與一般演員很不一樣,他表演的初衷是想說故事,「演員與電影的其他職位很有關聯。電影從業員都要了解表演,才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我尤其喜歡待在劇組,或許因為我很喜歡看故事。」他這麼說。

因為喜歡第八藝術,聊到影響很深的電影和演員總能讓他侃侃而談。不管是跟他個性有點相似的《少年自讀日記》男主角、《親愛的房客》裏的莫子儀、《小丑》的 Joaquin Phoenix,都是他表演的養分、嚮往的樣貌。

雖然共演電影,但他與昊森的氣場截然不同,帶點微妙距離卻不失禮貌的態度,參不透卻也讓人好奇,他形容自己:「不屈服、堅持、獨特、有一點怪。我是一個不會轉彎的人,但也喜歡這樣的我。」今年大學才剛畢業的他,正活在青春裏,卻也同時正遠離青春。「東方文化裏描述的青春就是熱血,但我大學時看了很多國外的短片,會感覺青春的描述不是只在學校,而是更多內心的衝突,比如說對環境的煩躁、對生命的質疑以及你如何接受世界的過程,如果只是快樂或很有活力的樣子,就太過刻板單一了。」

香港的粉絲朋友: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都可以有自己的新目標,快樂健康的完成自己的目標。

范少勳

Sweater, Peter Wu. Pants, Givenchy.

Sweater, Peter Wu. Pants, Givenchy.

范少勳:下半場才剛開始

因《下半場》拿下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的范少勳絕對是影壇當紅炸子雞,即將上映的《不想一個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和《四樓的天堂》都讓人引頸期盼。

少勳高中時為了貼補家用而開始做平面模特兒,網拍、大賣場 DM,他甚麼都接,也是那時候接觸到被少勳暱稱「媽咪」的郎祖筠的表演課,他才發現原來表演這麼好玩。但他並不是一下子就等到演出的機會,在真正入行前,他開過 Uber、做過董事長秘書兼司機、精品店的 Door Man,還有經紀助理,這些經驗的累積讓他比同齡的演員多了一些生活的廣度和深度。「我是一個很執着的人,想當演員就會盡力讓自己生活下去,做那些工作學到最多的是察言觀色,尤其當經紀助理的時候,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同樣的工作,當換我站在鏡頭前面的時候,也會有不同的思維跟角度跟工作人員相處。」

而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8年范少勳因 BL 劇《越界》被看見,2019年從《樂獄》、《通靈少女2》打開知名度,更因《下半場》拿下金馬最佳新演員。今年更是大爆發的一年,與王淨攜手演出的《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已經造成熱議。

電影版的成功並未對范少勳帶來壓力,他反而覺得幸運,「在這世界上面有第二個人同樣理解張哲凱,同樣經歷一模一樣的事情。導演一開始就說,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張哲凱,可以用個人的感受去揣摩,沒有框架。」他笑說,《比悲傷》影集版也有新的故事線,比較像是全新的劇本,不怕被比較。

同時拍攝的公視《四樓的天堂》則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與含金量極高的硬底子演員黃秋生、黃姵嘉和謝盈萱同場對戲讓少勳大呼過癮,但也因為壓力爆棚,讓他拍戲時體重掉到人生最瘦。導演拍紀錄片出身,與其說是讓演員演,更像是用鏡頭記錄這些片刻。少勳說,在拍《四樓的天堂》的時候像是真正的生活,他也為了詮釋角色心境,流浪了三天兩夜,帶着手機、外套、兩百塊和一瓶水就出門了。因為是流浪,所以他也不知道要去哪裏,只是把手機的 GPS 開着讓經紀人知道。睡在河堤、沒澡可洗、他其實不覺得特別難受,唯有一直被蚊子叮最不舒服。「導演一開始就跟我說,你必須要睡過地板才知道那是怎樣的感受。也的確因為那三天的流浪,我才知道這個角色為何沒有安全感,因為甚麼都會離開,唯一不會離開你的是地板。」

新的一年, 希望能夠嘗試更多不同題材、不同類型的角色,讓大家看到更多不一樣的自己。

張軒睿

Sweater, Hermès.

Sweater, Hermès.

張軒睿:慵懶派老靈魂

狗狗眼、長睫毛和精緻五官,搭配182公分的花美男長腿,張軒睿極具觀眾緣的外表讓他在2016年的電視劇《狼王子》播出後引起騷動,其後的《我的男孩》更讓他入圍金鐘視帝。這個射手座的大男生與他在熒幕上給人的形象有點不一樣,他不但慢熟、內斂、坦言自己有社交恐懼症,還有個老靈魂。

他最近接的電視劇《華燈初上》再度跟林心如合作,雖然同樣演學生,但這次的角色何予恩內心戲很多,讓他大呼過癮。張軒睿去年主演的電視劇《用九柑仔店》以青年返鄉的故事講述深刻的議題,對他而言感觸也很多。「你離家很近,但有時候一離開就是365天不回家。很多人北上打拼,可是你有沒有停下腳步,仔細思考追求的到底是甚麼,是錢還是名利?物質的追求是否真的帶給你快樂?當初我看劇本就有很多的反思,從這個角色身上更是學到許多。」

最初入這行是因為朋友介紹,只因為大學時期的他很愛模仿搞笑。軒睿喜歡模仿周星馳,從《武狀元蘇乞兒》《審死官》到《賭聖》的經典橋段他全耳熟能詳,喜歡模仿的原因只是喜歡看到朋友開心的笑臉,後來誤打誤撞成為演員,表演也無心插柳地也成為了他唯一不膩的興趣。「我國中的時候很喜歡打籃球,想當籃球國手,可是成為高中球隊之後,第一年就不想打了,然後才知道我這個人就是三分鐘熱度。但唯獨演戲這件事我特別堅持。」

《我的男孩》裏的安慶輝讓軒睿最有青春的感覺,「這個角色其實個性上有點小屁孩,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錯就錯,再爬起來就好。然後俊龍會讓我想到剛出社會工作的樣子,其實每個角色會讓我有不一樣的感覺回想青春。」對於軒睿而言,現階段要追求的或許像《用九柑仔店》楊俊龍一樣,「經營柑仔店是他的初衷,對我來說,那個柑仔店就像是表演,希望盡量不要讓物質大過初衷,這不簡單,但需要學習。」

Photographer: Manbo Key & Chien-Wen Lin
Stylist: Tilda Chang
Makeup Artist: Chen Yi Yi(陳昊森、曾敬驊),小美、Hungyi Lu(范少勳),Aga [email protected] Studio(張軒睿)
Hair Stylist: 哲立@Driven.by.(陳昊森、曾敬驊),Nino(范少勳),
[email protected](張軒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