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鞭策才能成功:Coco Chanel 討厭的那些人

鞭策才能成功是職業真理,在各行各業也如是。沒有以下的高強敵手,Coco Chanel也未必有如此高昂的鬥心,成為時裝戰場的最後贏家。

by Christopher Lai

28 Feb 2019

Coco Chanel 女士,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女性時裝設計師之一,如今一般消費者對她創立的品牌風格認知,大概是高貴優雅的淑女形象,能夠負擔和穿著者是大家閨秀或事業女性,想當然當初創辦人香奈兒女士也必定也是位心慈口善的善男信女,這就大錯特錯了。出身貧苦能夠在上世紀初巴黎披荊斬棘以時尚新風貌爬上上流社會的Coco Chanel ,又怎會是盞省油的燈?面對事業路上勁敵的刻薄勢利,身為性情中人的她有狠話回嗆也是無可厚非吧。

創出優雅簡約永恆風格的Coco Chanel 面對同業挑戰,從來不是省油的燈。

創出優雅簡約永恆風格的Coco Chanel 面對同業挑戰,從來不是省油的燈。

有時裝之王之稱的Paul Poiret一戰前後的大師級人馬,他在上世紀初在巴黎引入了東方風格,結合艷麗色彩和奢華面料,以華麗裝飾和奇幻瑰麗的款式稱霸。1911年更舉行了一次著名的「一千零二夜」時裝園遊會,定下今時今日時裝展示方式的原形。然而戰爭之後,由於物資短缺,Paul Poiret的華麗不再受到以往般的狂熱追捧。同時,Coco Chanel簡約樸素的設計日漸受歡迎,趕過他的風頭。

據說,某次Paul Poiret在街上撞見了事業剛剛起步的Coco Chanel。看見Coco穿著自家設計的黑白外套,Poiret有心嘲諷說:「為什麼你總是穿黑色?」Coco毫不客氣地回敬︰「為了出席你的葬禮。」Poiret後來也不甘示弱︰「Coco的設計不過就是一副高級的窮酸相。」雖然兩人的鬥法鬥嘴十分精彩,但歸根究底兩人都結束了舊社會緊身胸衣長期對女性身體的禁錮,分別只是一位從中東到日本的民族服飾取經,另一位在心愛的男士服飾中提取瀟灑的精華而已。說到底高手也是英雄所見殊途同歸。當然,更能夠捕捉時代進步精神的是Chanel,戰爭徹底改變了社會格局,女性更需要的是可以讓她們行走得更方便的簡約黑白色中性裝束。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Robe de chez Paul Poiret #paulpoiret #hautecouture #annees20 #1920s #1920s #20s #twenties

A post shared by Mamz’elle swing (@mamzelleswing) on

不招人妒是庸才,與Coco Chanel發生不和的同行又怎止Paul Poiret。同在1920年代冒升的女性時裝名家的Elsa Schiaparelli,也曾與Chanel鬥嘴。在風格上,Schiaparelli與Salvador Dali等一眾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私交甚篤,在藝術中吸收誇張而驚世的元素放入設計之中︰像高跟鞋的帽子、繡上巨型龍蝦的粉紅晚裝裙、人臉和花瓶錯視覺的裙子……而Chanel從男裝和農民身上獲得靈感的設計,就簡約得多,自然也對對方不以為然。

系出名門的Elsa Schiaparelli深受歡迎,Paul Poiret對她甚為支持(「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著名顧客包括Wallis Simpson。文人相輕,時裝人也大概難免,當年Chanel與Schiaparelli也常常到同一家酒吧,與她們的藝術家朋友交流,但「后不見后」的戲碼據說就經常上演。一位剛從前門進來,另一位立刻從後門離開。Chanel提到Schiaparelli時,總會是悻悻地說︰「哦,那個意大利來的藝術家」作為開場白;Schiaparelli則說對方是「造帽的商人」,大有嫌棄Chanel小家子氣的意味。

可惜這場好戲大家都還未看夠,二戰就爆發了,巴黎也很快便淪陷,Schiaparelli去了美國躲避戰亂,Chanel後來也去了瑞士。等到法國光復後,Schiaparelli 回歸巴黎時,法國已經被Christian Dior的new look征服,1954年她始終無法回到昔日的輝煌。相反Coco Chanel在同年東山再起,,將優雅和年輕融合在柔軟的Chanel套裝,一舉反擊她眼中反動的、把女性再次帶回封建年代的Dior。其系列在法國反應平平,卻在英美地區大獲好評。這一回,她一次過擊敗了兩個勁敵。

以上的戲劇化時裝故事除了可以看看Chanel如何回應那些她討厭的人,能夠領教她的真誠的性情外,也讓我們明白面對白眼,往往可以刺激你的鬥心,努力工作做出一番成績,以實力戰勝你的對手。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