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流行的環境下,2020年和 2021年的 Met Gala都被推遲了,儘管去年於大都會博物館舉行時尚展覽,不過並沒有隆重的慶祝活動。今年的 Met Gala 則分為兩場演出,第一場名為 In America,這是一於 9月18日舉行的小型展覽,以慶祝大都會藝術館服裝學院成立 75周年;第二場展覽的主題分為 In America:An Anthology of Fashion “,於 2022年5月第一個星期一舉行。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Vogue Hong Kong (@voguehongkong)

對於一個以時裝著稱的盛會而言,“American Independence”顯得特別有意義。在充滿孤立和挑戰的一年之後,我們正在習慣一種新常態下的社交活動,當然會期待聚會與出外旅途的日子,甚至是那些悉心裝扮的日子。明星們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紅地毯與樓梯穿上特別主題服裝的時候,終於再次來臨,而且是一件令人讚嘆的事情。

我們不能誇大 Met Gala 紅地毯的力量,也不能誇大出席的明星們為我們的展覽展示怎樣令人難以置信的魅力;經過這一年以來,大家又似乎想衝破時尚的框架起來。宏觀筆者自己整個 Met Gala 歷史,我曾經以一條 對 1950 年代低調的黑色老式舞會禮服出席 2013年的 “Punk: Chaos to Couture”主題盛宴,結果難以置信的令人滿意;後來在 2019 年的 “Camp: Notes on Fashion”,我先從裸色的 Valentino 禮服入手,然後用了來自紐約手工團體Michaels的人造花,然後用 Vogue 辦公室的紅色緞帶完成了它的外觀。(畢竟,對於Camp一字而言,more is more)

Vaquera Fall 2017 (Vogue Runway)

Vaquera Fall 2017 (Vogue Runway)

NEW YORK, NY - MAY 04: Rihanna attends the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Costume Institute Benefit Gala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n May 4, 2015 in New York City. (Photo by Mike Coppola/Getty Images)

NEW YORK, NY - MAY 04: Rihanna attends the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Costume Institute Benefit Gala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n May 4, 2015 in New York City. (Photo by Mike Coppola/Getty Images)

NEW YORK, NY - MAY 05: Benedict Cumberbatch attends the "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 Costume Institute Gala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n May 5, 2014 in New York City. (Photo by Neilson Barnard/Getty Images)

NEW YORK, NY - MAY 05: Benedict Cumberbatch attends the "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 Costume Institute Gala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n May 5, 2014 in New York City. (Photo by Neilson Barnard/Getty Images)

但是,應該如何解釋今年 Met Gala 指定造型要求?相信大都會博物館的策展人 Andrew Bolton 對此向來有一套開放的看法,就像 Rihanna 在「中國:鏡花水月」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穿上Guo Pei (中國籍高級訂製服設計師)的黃色拖地裙、Benedict Cumberbatch在“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 戴上猶如白領一族的白色煲呔,還是Caroline Kennedy 於“Rei Kawakubo/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 直接穿上川久保玲的服裝,Andrew Bolton 從來對賓客都是採取自由的穿衣策略。不過我們都能預測得到,即將舉行的 Met Gala 很大機會出現很多美國傳奇設計師如Ralph Lauren 或 Oscar de la Renta 的服裝,一些樂於打破傳統的美國品牌 Andre Walker、LaQuan Smith 和 Kerby Jean-Raymond 等等,相信會有一定的曝光率。

Prabal Gurung SS2020

Prabal Gurung SS2020

如果要符合今次主題的服裝, 我們可以推薦 Vaquera 2017年秋季系列的美國國旗連身裙,它後擺的長身設計就是為走上Met Gala 階梯而誕生的。還記得Marc Jacobs 的 2016年春夏的紅白藍系列?還有 Faith Connexion 重新設計的美國國旗版本,這些都是很符合今次的服裝主題。

但是 Americana 只是美國時尚的一小部分。來賓可以穿上來自 Halston 的女神禮服,帶有色塊的Stephen Burrows 汗衫連裙,或來自Calvin Klein的一連串小禮服來展現復古風。支持年輕的美國設計師是適當的。從我們的白宮獲得線索,然後想想 Christopher John Rogers、Jonathan Cohen、 和 Markarian,當然,應該有人會向 Prabal Gurung 的2020年春季表演致敬,並配上一條選美女王的腰帶,上面寫著:“Who gets to be an American?” (誰能成為美國人)。

原文轉自《VOGUE》美國版

>> 立即訂閱電子書及紙本實體書c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