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 Circle

Charles Lam︰電影界一小步等於人類一大步

有說人生如戲。所以電影界一小步,等於人類一大步。

by Charles Lam

by Charles Lam

18 Mar 2019

我好幸運,好幾年都可以坐在電視機前睇奧斯卡直播,與全球觀眾一起為自己喜歡的電影得獎而歡呼。今年我為Olivia Colman又笑又喊,為Green Book大叫驚呼了一下,但更不能忽視由黑人擔大旗的英雄片Black Panther入圍最佳電影一圜,Marvel迷自然欣喜若狂,非英雄片迷的我感恩有幸見證時代向大同走近了一步。

說到英雄,我覺得今屆奧斯卡的英雄除了一眾得獎者,還有Billy Porter。他身穿由Christian Siriano訂製的黑絲絨西裝長裙踩上紅地毯,表明不是drag queen也毫不feminine,立下一個代表gender fluid的statement。時裝界也有不少設計師為這議題發聲,Alessandro Michele為Gucci無分男女的打造優美的文藝復古風; John Galliano操刀的Maison Margiela繼續探討gender fluid主義;Charles Jeffrey Loverboy、Wales Bonner、Palomo Spain等時裝新貴,合力抗衡壟斷男裝多時的Hip Hop街頭文化。縱使這不是主流,但起碼我們可以有多點選擇。

和大家一樣,我從小就被灌輸明確的性別定型概念。讀男校的我曾經覺得我應該要喜歡足球,應該要加入球隊,結果踢得我身心都傷痕纍纍。還有很多「應該要是這樣」的喜好和生活習慣,那段日子我嘗試改掉很多不是壞的習慣。到現在認識了soft masculinity,正好去形容像我這樣的男生,陰柔感性就是我們的男性特質。社會學家李銀河都撐「人性是豐富多彩的,應該讓每個人隨心所欲地落在極度男性化與極度女性化這兩個極端點之間的任何一點上,而不是強求每個人都必須落在極端點上」。

Gender fluid這個風越吹越旺,還不知道幾時會吹到英雄片文化裡。希望有一天,除了Black Panther之外,Pink Panther也可以是個超級英雄。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