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關於 Clean Beauty (潔淨美容):你需要了解的一切

VOGUE 帶你真正認識 Clean Beauty,從不可錯過的品牌,到不可不知的有害成分,為你逐一介紹。

by Ellen Burney

25 Mar 2019

Clean Beauty 運動曾經是由 Goop 和其他同類型的媒體所推動的小眾潮流,而現在已經成為主流。英國土壤協會認證組織在上月發佈的報告中,指出有意識的消費主義將英國的有機美容和健康市場推至高峰,並由千禧一代和Z世代帶領這股潮流。歐洲去年獲得土壤協會 COSMOS 認證的美容產品增加了一倍, 來自794個品牌的獲認證產品多於10000種,已經是業界連續第八年有增長。

Clarins 推出了純植物護膚系列(不含防腐劑、不含硫酸鹽、不含鄰苯二甲酸酯,包裝採用的回收材料來自可持續管理的森林)。另外 Wella Professionals 亦推出了植物性染髮劑,很明顯大家現在都大力推動潔淨美容運動。VOGUE 現在就帶你認識更多。

如何定義 Clean beauty?

Clean beauty 現在仍然沒有統一的說法。植物性美容產品的行業先驅和護膚品牌de Mamiel 創辦人 Année de Mamiel 說:「 『自然』、『清潔』、 『綠色』、 『低敏性』,這些說法暫時都沒有定義,亦沒有標準,容易造成誤會和被誤用。不含化學物的說法十分愚蠢,因為所有材料,無論是來自天然或是人造的,都是化學物質。」

有機化妝品牌 RMS Beauty 的創辦人 Rose-Marie Swift 亦表示認同:「一開始時,『天然』和 “有機”都被用來形容用天然成分製作的產品。當銷售商發現消費者欣賞非人造成分產品這意念的時候,這些形容詞便開始出現在各種產品上,但我們不知這些形容是否真確。」The Future Laboratory 高級市場前景分析師 Victoria Buchanan 說:「在2019年, 產品『天然』 都不足夠成為美容品牌的信用憑證。隨着消費者越來越謹慎挑選用在護膚品,零刺激將會成為天然美容的新標準。」

 

Clean beauty 運動從何而來?

很明顯地,現時大眾消費都是經過審慎考慮。根據2018全球健康經濟監測報告,全球健康產業的總值由2015年的3.7萬億美元升至2017年的4.2萬億美元,增長達12.8%。報告進一步確認健康經濟的增長率幾乎是全球經濟增長率( 3.6% )的兩倍,而2017年的個人護理及美容的產值更多於10億美元。

Buchanan 說有兩件事推動了近來的變化:「在飲食和產品兩方面,大家都熱切追求健康和排毒,正正增加了對無添加『潔淨』成分的需求。消費者對香水和防腐劑中可能引起刺激的人造成份越來越有認識,並且更加小心留意標籤,這習慣其實來自平日購買食品而來。」

第二個引起改變的因素是敏感性皮膚的增加。Buchanan 說:「皮膚科醫生指出由於大眾多了接觸污染物、壓力和電子產品,令皮膚過敏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美國環境工作組織報告指出,現時女性每天平均接觸到126種化學成分,來自化妝品、食品、清潔用品和污染物。「對消費者而言,抗衰老已經是舊話題,皮膚敏感才是最新的熱門話題,而這正正令更多人關注天然、簡單的護膚成分」,Buchanan 續說:「Mintel 報告指出現時美國有21%的消費者是傾向挑選成分較少的護膚品」。

 

Ferretti

Ferretti

甚麼可以被稱為有毒成分?

一種成分有多少毒性其實取決於你身處哪個國家。雖然歐盟禁止1300多種成分用於化妝品當中,但美容業在美國是受監管最少的行業之一,只有大約30種成分被禁止使用。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FDCA)是美國政府唯一對化妝成分的監管,但至1938年首次通過以來都沒有大改動。與此同時,Clean beauty 在行業已經制定了自己的標準。

大多支持 Clean beauty 的人都十分關注性質強烈的成分和人造化學物。美國美容品牌 Kari Gran 在2016年進行了一項名為綠色美容晴雨表的調查,發現美國55%的女性和62%的千禧一代都會查看美容產品的成分標籤,以避免接觸特定成分。他們會避免使用令皮膚更敏感脆弱的人造色素;而礦物油(石油、凡士林油、液態石蠟 )會堵塞毛孔,是原油工業的廉價副產品;而硅膠(如聚二甲基硅氧烷)亦會堵塞皮膚。十二烷基硫酸鈉(SLS)剝離水份;鄰苯二甲酸鹽(DBP, DEHP, DEP, BPA)— 用於人造香精,髮膠噴霧和指甲油中的乳化劑,可以透過皮膚被人體吸收。對羥基苯甲酸酯(甲基、乙基、丁基、丙基)是備受爭議的防腐劑,因為他們與乳癌和生殖問題有關。

美國時尚護膚品牌 Drunk Elephant 拒絕使用「六大可疑成分」— 精油、乾燥醇、硅膠、化學遮光劑、香精/染料和十二烷基硫酸鈉。而其他品牌,例如Balance Me的產品不含對羥基苯甲酸酯、礦物油、硫酸鹽、聚乙二醇、石油、硅膠、丙二醇、微珠、人造香精和色素, 但不排除使用精油。Balance Me 的聯合創辦人 Clare Hopkins 說:「許多成分都經過多個世紀的嘗試和測試,例如安息香、歐蓍草和甘松,所以我們相信它們的功效。」

根據 Swift 的說法,「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自己想避免甚麼成份,然後作出明智的消費決定。」Hopkins:「就濃度而言,不是每一種活性成分都需要有高濃度,更需要的是通過臨床測試水平。如果濃度水平太高,一些活性成分甚至可能產生負面效果,或者會增加不必要的成本。」任何超過1%的成分都必須清楚列明在標籤上,由佔最高百分比的成份開始,然後按含量進行排列。Hopkins 解釋:「低於1%的成分可以按任何順序排列,品牌亦可改變其次序,防止自家的配方被盜用。」詳細資訊可留意以下認證:土壤協會(Soil Association),Cosmos,Ecocert,美國農業部(USDA),NaTrue,EWG及Demeter。

 

La Petite Robe

La Petite Robe

天然產品和有機產品有甚麼分別?

Swift 說:「天然產品的成分來自植物和大自然,經過極少加工,有機產品就多了幾個 『天然』 的程序,他們用非基因改造成分製成,這些成分是在沒有化學除草劑、殺蟲劑、殺真菌劑或抗生素的情況下種植、培養、收成、製作和保存的,為你提供較少污染的產品。所有這些有機種植和加工的額外工序需要更多的成本,因此有機產品價格更高。」

Swift 建議不要購買在標籤上寫着「提取自」的產品。「這表示其中的天然成份經過了一些處理,從而變成非天然的東西。我們是直接使用來自大自然的成分,保存當中所有的生命能量。意思就是我們絕不使用摻雜分餾的成分。」避免將成分多重加工可以讓植物的天然修復特性,包括酶、維他命、礦物質和抗氧化劑,全部保持活性。Swift還避免使用水,「在美容產品中,水其實會造成很多問題,但由於是免費,所以大家仍重複使用。水會令產品變得不穩定,並且容易滋生細菌。因此你必須使用防腐劑和乳化劑,以融合不會自然混合的水和油。」

如何找到純素護膚品?

真正的純素產品不含任何植物成分,包括蜜糖、膠原蛋白、蛋清、胭脂紅色素、膽固醇和明膠。根據 Mintel 的全球新產品數據庫,於2013年7月至2018年6月,推出市面的純素產品數量增加了175%。Mintel 的全球美容分析師 Andrew MacDougall 表示消費者「會希望自己的美容習慣與其他生活方式一致」。在最近推出的新產品中,美國時尚品牌 Milk Make-up 不含對羥基苯甲酸酯、零殘忍和100%純素,而瑞典護髮品牌 Maria Nila 亦是100%純素、零殘忍和擁有 PTA、The Vegan Society及 Leaping Bunny 的註冊認證。

Maria Nila 的銷售出口總監 Hedda Mirrow 在談論各類美容產品時說:「人們經常使用角蛋白(內自動物皮膚和骨骼的蛋白質)來增強和修復頭髮;使用羊毛脂和羊毛脂蠶絲蛋白(來自絲綢蝴蝶)令頭髮柔軟;使用蜂蠟進行潤膚和保濕。」不過 Maira Nila的做法完全不一樣,他繼續說:「相反我們只用植物蛋白、牛油和油份—包括小麥蛋白、藻類進行修復、乳木果用作保濕、辣木油用作滋潤、以及摩洛哥堅果油用作軟化。」

Aveda 現在也逐漸減少在其產品中使用蜂蠟,並承諾在2020年時所有配方都會是純素以及零硅膠。Aveda International 副總裁 Amanda Le Roux 告訴VOGUE:「今天的消費者優先考慮天然成分,關注環境責任,明白全球環保行動的重要性,合力維持和保護環保行動。我們有穩固的基礎,透過使用植物科學創造出對地球無害的高效能產品,我們對未來發展感到無比興奮。」

 

有沒有最新的植物性替代品?

植物性護膚品牌 Boscia 的聯合創辦人 Lan Belinky 以引領活性炭潮流而聞名,目前正在掀起另一風潮。「我們正在研究令人期待的創新成分,其中一種是含有可持續利用成分的 cryosea 混合物,例如紅藻,靈感來自冷凍治療法,這種混合物提供一種冰冷體驗,能夠提升和緊緻肌膚,令肌膚飽滿,加速血液循環。」

另一方面,retin-alts 是新的視黃醇,可用於敏感性皮膚,懷孕婦女亦可安全使用。補骨脂酚(Bakuchiol)是一種植物性視黃醇的替代品,來自補骨脂植物種子,Ole Henriksen 和 Omorovicza 的新產品也含有這成分。作為維他命A的成員,補骨脂酚能促進膠原蛋白和彈性蛋白的增生。Henriksen 告訴我們:「補骨脂酚是一種令人驚嘆的視黃醇替代品,功能相似,但完全沒有任何不良的副作用(視黃醇會刺激皮膚,導致色素沉澱)。它是一種突破性的抗衰老天然成分,可針對細紋、皺紋、毛孔和黑班,同時亮白皮膚。」

你的護膚選擇對環境造成的影響

在2018年,年度運動 Zero Waste Week 報告指全球化妝品行業每年生產1200億件包裝,其中大部分都是不可回收的。Tata Harper 是100%無人工添加及有機認證的護膚品牌 Green Queen 的創辦人,連被稱為「綠色女王」的她也承認生態包裝是一個挑戰。「我發現整個行業以及我們自己品牌的最大障礙就是包裝。在可持續性上,潔淨美容的包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找到奢華又可持續的包裝是十分困難,可持續的東西並不奢華,但奢華的東西又是不可回收的塑膠和丙烯酸,最終都會成為堆田廢物。」

Harper 繼續說,為了實現可持續發展,「我們主要的包裝都是用玻璃製造,回收比例十分高,可以重複使用。我們於包裝上所使用的少量塑膠都是為了維持基本包裝功能,並且盡量做到環保。我們軟管所用的塑膠樹脂是來自粟米,即是不用石油製作,而是使用可再生資源。另外我們亦用大豆油墨進行印刷。」

特定成分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亦是一大關注。de Mamiel說:「我使用的是椰油酸異戊酯的潤膚產品,成分來自甜菜和椰子油。與硅氧烷(一種硅膠)相比,它製作過程所需的能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都低了60%,而且零油份感覺,質地輕盈。」

仔細查看你的美容產品

你可以下載以下的條碼掃描應用程式,以查閱產品的成分: Enviornmental Working Group的 Skin Deep;Skin Ninja;Officinea的 Clean Beauty;Think Dirty。

原文轉載自 VOGUE 英國版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