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Lifestyle

阿姆斯特丹的另一面 運河房屋的藝術構圖

到訪阿姆斯特丹,像一縷深秋的陽光。篤定、無雲、神奇的光芒穿越高大、透薄的窗,劃過精巧的運河屋。磚做的庭院,以人字形鋪設,佈局精巧,小巧的木門塗上屋主的名字。沿着運河走,水、樹木、建築物和天空之間,建構出奇妙的構圖。

by Vogue Hong Kong

by Vogue Hong Kong

5 Jul 2019

Moco內有Roy Lichtenstein作品

Moco內有Roy Lichtenstein作品

Invader的街頭藝術

Invader的街頭藝術

這城市有自己的旋律。 荷蘭有1,700萬居民,2,250萬輛單車。我想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看到石春道上多不勝數的單車,仿佛隨時聽到金屬咔嗒聲的。
錯綜複雜的運河網絡,令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地圖看起來像一個蜘蛛網。黃金時代的荷蘭商人和殖民者,足跡遍達北歐、東亞,甚至是美國,永無止境的航行中,只有曲折的水道和無盡的港口。我不再擔心迷失,就讓它發生。

Muco內的花園

Muco內的花園

蠟印工藝

蠟印工藝

以往我在阿姆斯特丹,容易被異國風味的麵包、強烈的麻醉品所吸引,這些東西在整個城市都很容易買到。但是這次我滿足於只吃焦糖煎餅(Stroopwafels)和蘋果派,或者喝名為Gobblefunk 或「喬治,他媽的閉嘴」的Genever 琴酒或雞尾酒。 (我會介紹你去Van Stapele吃焦糖煎餅,Papeneiland吃蘋果派,Oosterling喝Genever 氈酒,Tales and Spirits喝粗獷的雞尾酒。)

我按着這城的步伐漫步,感受它的本質和不可抗拒的魅力。近30年來,我偶爾會來阿姆斯特丹,直到現在,我才意識到它的吸引力,不是純粹的,甚至不是因為任何表面的理由,而是與你能看到的東西,如何反映出來有關。有趣的是城市給我的驚喜及人的態度。

例如,一座經典的十七世紀運河房屋,不僅美觀而且非常實用。它符合嚴格的規定,但它是個性化的、古怪的、與別不同的。這些房屋在狹窄的地上並排建造,屋的外表相對較小,業主表達自己的地方相對也少,但無損他們與眾不同的決心。認真仔細地看,會看到分別。宏偉的山牆、石膏捲軸、盾形金屬片、花瓶、面具、花環、花彩、漩渦花飾和欄杆,房屋表面花樣多不勝數。我在The Pulitzer的Book Collector套房度過了我的第一個晚上,這裏肯定是市內最可愛的酒店客房之一,它位於一個典型的運河房子的底層,面向皇帝運河(Keizersgracht),巨大的窗戶,讓你看着運河入夢。

Moco內的Bansky作品

Moco內的Bansky作品

Moco內的草間彌生作品

Moco內的草間彌生作品

運河房屋的一體和個性化同樣重要。我認為,整個城市也是如此。既有周全的想法,又不怕矛盾。有商務的一面,又有放縱的一面。阿姆斯特丹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總部,該公司不是荷蘭第一家跨國企業(英國東印度公成立於1600年;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立於1602年),但在其頑固和貪婪方面是首屈一指的。阿姆斯特丹也是約翰·連儂和小野洋子發表床上和平宣言(1969年)的地方,這裏有一種甜美的荒謬。

The Foam gallery

The Foam gallery

這種坦誠是非常可愛的。無論好壞,最著名的例子是Oude Kerk周圍的紅燈區。有些人說這些女孩未來十年內會離開,但明顯她們在努力維持生計,痴迷的遊客卻嚇跑真正會付費的客人。

紅燈區的坦率和透明,也適用於優雅的Spiegelkwartier區,據我所知,這區只有單一的行業,就是精美的藝術和古董。在這裏,你會發現窗戶充滿了台夫特藍陶瓷、水晶吊燈、鍍金鏡子和古典油畫。

這是一種世俗的形式,因為它是如此開放,如此輕鬆,看起來非常純真。對於一個與惡習有關聯的城市 ⸺ 所有的性和毒品仍保留了一種奇特的天真光環。這些特徵是奇怪的組合,非常罕見,而且我認為,令人欽佩。阿姆斯特丹是寬容的,但並非完全不可撼動,自由,但並非沒有限制。這種堅固和明智是城市的光譜和旋律。

大約在1600年到1800年之間,阿姆斯特丹的黃金200年,這城是地球上最偉大的地方,亦是全球的商店,帝國的戰利品被運往世界各地轉售。過去的幾十年,當局挖掘南北地鐵線的隧道時,各種奇特的文物曝光,成千上萬的物品、廢棄的垃圾和寶物,從史前時代到今天,從地球的一邊到另一邊。其中一件是十八世紀的武士刀。出島是長崎灣的人工島,是貿易站,亦是整個江戶時代日本與外界的唯一交匯點,荷蘭皇帝鼎盛時期,出島由荷蘭人管理。荷蘭將這些曾被破壞的小飾品,經過精心編目和拍照,放上線上,也印成書,其中許多,包括武士遺物,都在市中心的羅金(Rokin)地鐵上展出。

新開張的Soho House(雙人房約125英鎊),在阿姆斯特丹是一個特別的設計:在現代建築中的舊建築。然而,它在內部煥發出可愛的金色溫暖,在Soho Houses不斷擴張的帝國中,這是獨一無二的。住在這裏趕時髦的人,可以與其他時髦人士直接穿過運河。另外,旅客可選擇在類似的俱樂部Hoxton(雙人房約105英鎊);至於The Pulitzer酒店(雙人房約225英鎊)和The Dylan(雙人房約195英鎊),兩者都保持着典雅寬廣的感覺,歷史建築經過精心翻新。Andaz酒店(雙人房約200英鎊)也值得一提,雖然幾年前它已經開業,但是由Marcel Wanders設計,充滿活力,詼諧的裝飾,沒有讓住客失望。

在De Pijp的Izakaya是當季之味,但阿姆斯特丹還有許多亞洲餐廳,反映當地的文化。試試在Zeedijk的 Bird吧,餐廳毗鄰紅燈區,供應多元化的泰國街頭美食,或試試來自Ron Blaauw的Ron Gastrobar這間名廚印尼餐廳,多年前啟動了該市的亞洲潮流。位於Izakaya對面街的Floreyn餐廳,採用當代荷蘭烹飪,精簡又擁有自己的美感,強調在地食材。附近的Le Restaurant餐廳是一個小小的法國族群,東主迷人,又有一流的葡萄酒單。在Floreyn和Le Restaurant之間的街道上,有無數型格咖啡館,特別是Bakers和Roasters,Avocado Show(要有排隊的預算)和Little Collins。喜歡追隨米芝蓮的,可試試在國立博物館內的 Rijks,在Dijlan的Vinkeles餐廳和W酒店的The Duchess。喜歡動物標本和暗黑環境的會對Lion Noir有興趣,喜歡本土蔬菜和陽光的則請到De Ka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wo people sitting in a museum film screening, watching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poster on the street with a woman's face with writing on it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facade of a building, flag with the name of Hotel Droog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a cafe, long tables and dining chair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close-up of two trainers sneakers, shoes, high tops, orange, red and blue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a museum, painting by Banksy hanging on the wall in a gold frame saying "Home Sweet Home"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person looking at display shelf in a shop, rack with clothing hanging, bicycle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exterior facade of Concrete Matter vintage second hand shop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Concrete Matter shop, pair of yellow trainers and books on display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a hotal, close-up of low chair with round coffee table and vase with feathers, yellow wallpaper, bright colour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architectural detail, multicoloured light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detail of a canal, blurred image, lights, water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wo people sitting in a museum film screening, watching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poster on the street with a woman's face with writing on it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facade of a building, flag with the name of Hotel Droog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a cafe, long tables and dining chair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close-up of two trainers sneakers, shoes, high tops, orange, red and blue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a museum, painting by Banksy hanging on the wall in a gold frame saying "Home Sweet Home"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person looking at display shelf in a shop, rack with clothing hanging, bicycle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exterior facade of Concrete Matter vintage second hand shop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Concrete Matter shop, pair of yellow trainers and books on display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of a hotal, close-up of low chair with round coffee table and vase with feathers, yellow wallpaper, bright colour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interior, architectural detail, multicoloured lights
Travel feature on Amsterdam, detail of a canal, blurred image, lights, water
1 / 15

Papeneiland和Oosterling都非常傳統,令人滿意,儘管他們的荷蘭genever氈酒不是人人喜歡,至於在 Tales and Spirits(也有自己的店)、Door 74(地下酒吧風格)或Flying Dutchmen(小巧但非常棒)則可以找到更現代的飲品選擇。

Ons’Lieve Heer Op Solder是一座十七世紀的天主教教堂,能俯瞰紅燈區,所以亦名為閣樓中神聖博物館。 Kattenkabinet是一個以貓科動物為主題的博物館,位於一間華麗的運河房屋中,現由一位富有的「貓痴」所擁有,博物館藏有倫勃朗、勞特累克和畢加索與貓相關的作品。 Borneo Sporenburg的現代房屋位於市中心以東,與歷史悠久的運河互相輝映。 Hortus Botanicus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園之一,擁有無數奇珍異草,其中包括巨大的維多利亞亞馬遜水百合,每年開花一次,會從白色變為粉紅色。

Photography Matthew Buck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