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Lifestyle

Estée Lauder孫女Aerin Lauder 高檔混搭平實的紐約上東區豪宅

美容品牌創辦人Estée Lauder的孫女Aerin Lauder親身帶領我們參觀其位於紐約上東區的溫馨豪宅,盡顯對當代藝術、水晶吊燈及矚目圖案與色彩的熱愛。

by Vogue Hong Kong

by Vogue Hong Kong

5 Jul 2019

Aerin Lauder出身於美容世家,是「化妝品王后」Estée Lauder的孫女;對她而言,家就是心的歸處。這天她穿上了最愛的芭蕾平底鞋,邁着輕盈步伐穿梭於這所眺望曼哈頓公園大道的寬敞公寓,她分享說:「在這裏,我可以招呼親朋好友一起共度美好時光,也可以愜意地躺在沙發上盡情放空。」

在這個一應俱全的溫馨家園,一住就19年了,除了Aerin與她從事金融業的丈夫Eric Zinterhofer,也住了他們正值青春期的兒子Jack與Will,還有三名愛犬Biscuit、Schatzi及Disco;裝潢多年來幾乎保持原貌,沒多大變動,而室內設計師Jacques Grange就是幕後功臣。

Aerin的私人化妝室

Aerin的私人化妝室

法國十八世紀的Beauvais掛毯和Armand

法國十八世紀的Beauvais掛毯和Armand

絢爛陽光透過高身的平開式鋼窗灑進公寓,光影交錯,頓時吸引了Aerin,也讓她聯想起紐約從前金碧輝煌的鍍金時代。她說:「光能帶來溫暖和活力。」Aerin與Grange合作無數,而在這裏,她特別喜歡他以不拘一格的觸覺巧妙地混合不同元素,例如劍麻配上漂亮的天鵝絨,又在簡潔迷人的設計上一層層地添上色彩、布藝與質感,使房間充滿個性與溫度之餘亦不失優雅。

這正好符合Aerin本身愛好高檔混搭平實的風格。來自十八世紀法國手工精緻的博韋壁毯及二十世紀初由Jean-Michel Frank設計的扶手椅,與她於2012年以自家名字創立的時尚生活品牌Aerin旗下的家居精品並列(例如鯊魚皮托盤及天鵝絨首飾盒),如此佈置讓人賞心悅目。她表示:「我喜歡傳統跟現代擺設放在一起時所散發出來的能量。」

Aerin的客廳配有Jean-Michel Frank設計的沙發、Paul Dupré-Lafon 咖啡桌和Lucio Fontana及Yves Klein的藝術品。

Aerin的客廳配有Jean-Michel Frank設計的沙發、Paul Dupré-Lafon 咖啡桌和Lucio Fontana及Yves Klein的藝術品。

穿過掛滿壁毯的走廊盡頭就是客廳,客廳的左右兩邊分別連往圖書室及飯廳─這樣的佈局如同巴黎式公寓般舒適自在,不浪費半點空間。「我們真的充分利用了每一間房,小朋友和狗狗都可隨意在沙發上玩樂;而我的工作檯位於窗旁,工作時自然可享受日光與空間感。」飯廳則刻意選用了圓型餐桌,好讓在座的人不怕暢所欲言,如她指出:「這裏沒有主人位,大家都是平等的。」

啡、綠、金三種顏色為家裏奠下和諧基調,偶爾配以深青藍色與亮白色的點綴,讓人眼前一亮。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客廳的扶手椅和洗手間的牆紙均使用了豹紋圖案(牆紙乃Aerin親自為Lee Jofa設計的作品),瞬間令住宅生色不少。Aerin認為豹紋看起來除了「沒有絲毫違和感」,更有助打造充滿氣派又舒適的房間。

更衣室配有Gracie 手繪中式壁紙

更衣室配有Gracie 手繪中式壁紙

「以圖案撞顏色能突顯個性。我並不主張根據一幅畫作的顏色來決定搭配甚麼布料;對我來說,藝術是個體,每件藝術品都有獨自的世界。」Aerin秉承了父母的「慧眼」,童年時又經常於週末與任職外交官的父親Ronald Lauder(Estée Lauder的幼子)遊走紐約各大美術館及博物館, Aerin 的居所因而到處都瀰漫Aerin濃厚的當代藝術氣息─Yves Klein及Lucio Fontana的作品為本來就不落俗套的客廳帶來奪目迷人的色彩;出自Jeff Koons之手的陶瓷小狗花瓶令廚房變得趣味盎然;Alexander Calder及Alberto Giacometti設計的雕塑也為桌面錦上添花。

這款復古吊燈曾懸掛 在維也納咖啡館,為 天鵝絨圍牆睡房增添了 一絲魅力。

這款復古吊燈曾懸掛 在維也納咖啡館,為 天鵝絨圍牆睡房增添了 一絲魅力。

Aerin的更衣室絕對是女士們的天堂。她表示:「身邊總是圍繞着男人,我需要一個喘息空間。」Aerin這個專屬的避世空間選用了Gracie中式手繪牆紙(Estée Lauder也用過同款的牆紙);流蘇飾邊的絲質窗簾宛如拖地晚裝長裙般優雅地垂墜地上;房內亦擺放了一張矢車菊藍色的天鵝絨貴妃椅─Aerin 最愛坐在這裏看書和查閱Instagram了。

主人房同樣是一片恬靜的綠洲:天鵝絨的牆身、純白色的床單;還有源自維也納一間咖啡店的懷舊水晶吊燈。這吊燈仿若手工精緻的的士高球,也啟發了Aerin設計出其燈飾系列中的倫威克圓形水晶燈球。「我對水晶吊燈有種情意結,差不多每個房間都有一盞,」她說:「它們是多麼獨特迷人,把光線集於一身然後傾瀉而下。」

睡房設計以簡約為主

睡房設計以簡約為主

環顧全屋,具紀念價值的個人物品隨處可見,包括家庭照片及心愛的書籍,她還將其中一名兒子小時候的舊波鞋收藏在塑膠玻璃箱裏(這是Aerin版本的銅鑄嬰兒鞋)。這些物品為家裏營造出女性化而不帶少女味的氛圍,感覺份外親切。她解釋:「女性氣質予人真摯、熟悉的感覺,所以對我來說非常重要。」Aerin自小在袓母膝旁耳濡目染,到現在成為品牌Aerin的創意總監及Estée Lauder的時尚及形象總監,可說是整個人生都浸淫在唇膏與香水的世界。

「『美麗』的定義遠遠超出置於梳妝臺上的美容產品。」她說:「在我而言,能夠在週末晚上待在家中與好友圍着廚桌享用晚餐;與我的孩子們到鄉郊踏單車;或到沙灘漫步、拾貝殼─這才是美麗人生。」

 

Photography Hallie Burton

1 / 6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