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扭轉粉紅妝容的既定形象 Cara Delevingne談Peter Philips:「他像馴獸師。」

大眾對粉紅色的聯想是:少女味、卡通人物、花俏、嬌美、女性化。有趣的是:這個屬於女性的顏色卻被某些女性嫌棄它太媚俗。Dior Makeup 是次邀來跟粉紅色完全扯不上邊的 Cara Delevingne 來演繹最新粉紅唇膏 Dior Addict Stellar Shine,是要替粉紅色來一個大平反嗎?

by Alva Chung

by Alva Chung

21 May 2019

為甚麼粉紅色是代表女性,藍色是代表男性?這個約定俗成的文化可能完全歸究於一直以來的品牌推廣和市場營銷,商業社會不斷利用粉紅色營造女性氣質。當看到Cara Delevingne 塗粉紅色唇膏的一刻,我想我大概一直誤會了粉紅色,原來粉紅色也可以很龐克與中性。就如紐約流行設計學院博物館館長 Valerie Steele 所編著的文化與歷史書《Pink: The History of a Punk, Pretty, Powerful Color》中所說到的:「我們觀察到粉紅色在千禧世代漸漸變成一種中性的顏色。它現正處於一個很『酷』的階段,它不但時髦,也是雌雄同體,而且充滿力量。」

得到 Dior Makeup 的邀請來到首爾參與 Dior Addict Stellar Shine 唇膏的大型發布會,有幸跟 Cara Delevingne 和 Peter Philips 在派對前作了一個簡短的訪談。第一次與 Cara Delevingne 會面,原來她的個子比想像中小,但她的趣怪與真性情的確沒令人失望。談到她與粉紅色的關係,她娓娓道來:「我很喜歡這個 Be Dior Be Pink 的主題,但我很震驚Dior選擇我做這個粉紅色系列的代表,我並不是一個屬於粉紅色的人,那是因為我對這個顏色有一點執著和封閉的心態。母親在我小時候總是試圖讓我穿粉紅,粉紅色通常被視為少女和公主,讓我受了點創傷。但長大後我意識到它是一種美麗的顏色,它不像男孩的藍色和女孩的粉紅色,它超越了這一點。Dior這個系列確實打破了這個界限,粉紅是無處不在的,任何人在任何時間都可以塗粉紅。像 Peter Philips 創作這個系列,每一種顏色都是如此美麗和獨特,為女性的臉帶來更多的光芒,我認為這是非常美妙的事。」這個唇膏系列一共有24款色澤,Cara最愛的顏色是 #Be Dior,因為這是由日到夜都可以塗的唇色,而且非常性感漂亮與龐克,也不會太亮,剛好。而 #Mirage或#Hypnotique是她日常的顏色,夜間想搶眼一點就會選擇#Diorcelestial。

Peter Philips 跟 Cara 默契十足,不斷地跟對方開玩笑,讓訪談中的笑聲此起彼落。Peter Philips:「在鑽研這個系列的過程中,我就想到了要找Cara。」 Cara笑說:「不!我是你們的最後選擇。」Peter Philips:「她很努力地成為這個系列的代言人,是她把這個唇膏系列的概念來得更完整,當我們獲得像Cara這樣的一個女孩,你不會讓她變成不是她的樣子,因為她就是有種她就是這樣,這就是她的力量。」Cara:「他像馴獸師。」Peter Philips:「我並不是說她是一直塗着粉紅色口紅的女生,像在視頻中一樣在紐約街頭唱歌跳舞。」Cara:「我確實不是這種女生,但原來我能夠做到並且非常高興我可以成為這種女生,我一直對自己的女性氣質不感到強烈或自信,但原來我也可以做得到。我不是在演戲,而是穿着這種飄逸的裙子走來走去,實際上很有吸引力,我也願意成為那個女人。」Peter Philips:「由於Cara不是一個典型的粉紅色女生,所以我不想為她做一個可愛的顏色,而是做一個更強烈的粉紅。她有點punky,非常適合 #Be Dior。它不是一個可愛的粉紅,而幾乎更像龐克粉紅,就是這樣完成了整個系列的創作。」

最後 Cara也跟我們分享了她對於美的看法。「現在人們對美的整體觀念跟以前不同了,過去人們對美有一種固定的心態或想法,至少會相信媒體告訴我們關於美是甚麼,但現在人們決定自己的美是甚麼,再沒有所謂理想的審美標準,因為這沒有意義。美也不是目標,沒人可以告訴你美是甚麼,因為每個人都有能力去決定自己的美,我們決定自己的美麗是甚麼,這種包容性對每個人來說都很棒。」

精選文章